穿越成双

第17章 猛吃豆腐

第17章 猛吃豆腐 穿越成双 青豆

王猛从冥想中醒了过来,不禁感到了一丝不爽,这一、两个星期的冥想修练,刚开始还好,精神力的提升速度还不错,可是越练,精神力的提升却越往下降,到现在,精神力的提升速度已然是变得比蜗牛还蜗牛,这让他怎么有动力练下去?

已然完全融合了公主记忆的王猛心里很清楚,精神力的提升之所以慢了下来,那是因为他在突破学徒墙后,已经过了最开始的兴奋期,精神力的修练步入了正轨,再要提升,则需要长年累月的修行慢慢积累了。

当然,要想增加提升速度,并不是没有办法,那就是借助辅助型的法器来帮助提升。

辅助型的法器,那是极为稀少的,因为这类法器非常难练制,不但要耗费大量的财力,还要耗费大量的精力,才能在很长的时间里炼制一件出来,基本上一般的魔法师是不用想的。

象王猛这种村民级的魔法师自然是更不用想了,不过好在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公主,贵为一国的公主,如果连个辅助型的法器还拿不出来,那就真的是笑话了。

王猛当下打算到宫中走上一趟,去挑选一个辅助型法器出来助自己练功,因为宫中的皇家秘藏里还有一个藏宝库,那里面不但有大量的魔法器具,还有剑士的武器以及各种职业的珍贵物品。

当下王猛主心神一分,就来到了公主这边。

一睁开眼睛,王猛就忍不住喷血,原来公主在这个时候,正在浴池里洗澡,而且还在磨搓那如凝脂般的肌肤。

感受着手中所传来的舒软感,看着浸在水中的那曼妙娇躯,以及那因温水而显得朦胧的幽谷地带,王猛莫名的升起了一丝渴望,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

茅屋中,静静躺在**的痴呆儿下面开始涨大了起来,不一会就把床被给撑起了一个凸凸。

“噢,买嘎的,非礼无视啊!”王猛心中叫道,记得公主就是自己的他连忙让自己的双眼从那诱人的胴体处移开,让自己那颗燥乱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

看着边上放着的浴巾,王猛想及自己来的目的,当下就想起身去拿毛巾,可是这个时候,门吱的一声打了开来,王猛心中一惊,慌忙停下身形,朝门口望去,却见是“自己”的侍女妮亚拿着衣服走了进来。

妮亚是一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人长得那叫一个水灵,真的没话说,而脸脸上稚气未脱,又让她略显几分可爱,让人光是看着,就喜爱不已。

“我靠!”王猛心中叫道,不由暗爽了起来,因为他明白,妮亚进来,不是为“她”送衣服来,而是陪她来洗澡的。

妮亚看着正一脸贪婪看着自己的王猛,不由感到了一丝不自在了起来,暗道:“怪了,我怎么感觉公主看我的眼神就象是那些色眯眯的男人看我一样啊?”

说着妮亚朝王猛望去,看着端庄美丽圣洁的她,不禁在心中摇了摇头,直笑自己想多了,因为公主明明就是女人,怎么能和那些色狼一样啊!

“死丫头,还站在那磨蹭干嘛,还不快下来。”这话一说,王猛差点吐了,天啊,他居然说出这种话来,这……这……

妮亚听到王猛的催促,应道:“好啦,我就下来。”说着把手上拿的衣服放下,然后就站在浴池边脱起衣服来。

现场版的脱衣秀在自己面前展开,王猛岂会错过,当下就停止了脑海里的一切想法,专注的看着妮亚,那长长的宫裙服,在伸手一脱后,露出了那玲珑有致的娇躯,身前那两团不算太挺的凸起,更是因刚才俯身脱衣裙的关系,还在那轻微的颤抖着。

王猛整个人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小腹更是在此时涌起了一股灼热的热劲。

远方,躺在**的痴呆儿那刚躺熄火的宝贝,在此时又开始涨鼓了起来,不过片刻,就成了一柱擎天。

薄纱在此时又被妮亚脱了下来,看着那轻微颤抖且又若隐若现的两团,王猛那如葱般的玉手不由动了动,因为他太想上去摸两把了。

虽然感觉到公主的眼光有点不对劲,可是因为之前以然自己弄了个答案让自己释然,妮亚也没有在意,而是径直脱下了最后紧贴着自己身体的那件内衣。

“哇!”王猛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感叹声,在那个神秘的三角地带中,居然有着一个如此茂盛的草原,委实让他吃草惊。

妮亚听到王猛的娇呼声,不解道:“公主,怎么了?”

“逗你玩呢。”王猛娇笑道,心里却道:“青春玉女满塞,妈的,一定要找个机会和她……”

妮亚服侍公主也不是一年、二年了,早和公主形同姐妹,听到王猛的话,当下一跳,跳进水里就来搔痒,搔痒可是公主的死穴,平时她们嬉闹时,她就经常用这招来制公主。

论水里功夫,王猛倒是称得上过江龙,可是她此时正在**荡的想着圈圈叉叉的事,自然没有查觉到妮亚朝自己靠近,结果就被妮亚搔了个正着,立时咯咯的笑了起来,双手更是不自觉的乱弹,不时碰到妮亚那光滑的肌肤。

每一次碰到妮亚的肌肤,王猛只觉一股异样的感觉传来,让他感到了一丝麻感,但同样的,也令他极为的享受,而在这之中,他右手不自觉一落,这一落就来的巧了,不偏不倚落在了妮亚的右胸上。

感受着手中那一团柔软,王猛不自觉的用手一捏。

“啊!”一声娇呼声从妮亚嘴中传出,妮亚情不自禁的停下了搔痒的手,脸上露出了一丝痛楚之意。

王猛看着那有若玉兔般的两个小团团,左手也伸了过去,抓住妮亚的左胸,双手同时拿捏了起来,娇笑道:“叫你搔我,叫你搔我。”心中却道:“爽,真爽,太爽了。”

妮亚双胸被王猛强有力的揉搓着,感到痛意的她连忙求饶道:“公主,我不敢了。”

人家美女都求饶了,这豆腐再吃下去就有点说不过去了,王猛当下松开了玉手,还不忘装腔作势道:“死丫头,这次就饶了你。”

当王猛一松手,妮亚莫名的感到一丝失落,不过在看到王猛那得意的神情,她贼笑一声,双搔上了王猛的痒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