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双

第19章 进入宝库

第十九章 进入宝库

在看完书里面的一小部份内容后,王猛这才记起自己来的目的,抬起头来,却发现捷文并不在了,这让他不禁感到一丝奇怪,愕然道:“人呢?怎么不在了?”他却哪里知道,人已然被她的老爸给调走了。

叫了几声,又在房里找了两下,然后出门看了一下,王猛最终确认了捷文已然离去,当下决定还是先进藏宝库拿东西再说,虽然书真的好看,他也想看,可是这书只要放在这,他随时能看,而进藏宝库拿东西,虽然也能随时进,可是这些东西他是要送给自己的,如果让捷文看到了,就多了一个让人发现公主和自己关系的机会,这种事情他还是希望能免则免。

看了一下窗外的夜色,此时已然是深夜了,想来不会有人来皇家秘藏了,当下王猛没有一丝犹豫,直接把秘藏的门给关了。

秘藏的门可不简单,上面可是布了结界的,除非有钥匙,要不然想破门,没有高强的实力,压根就别想进入内,当然,不可以破门,但可以破墙,可是这个墙是由无比坚硬的花岩石为原料筑成,要想破,势必会闹出动静内,而在戒备森严的皇宫中闹出动静来,后果可想而知了。

当下,王猛就朝通往藏宝库的内道走去,一来到内道面前,王猛脸色就不由变得凝重了起来,别的人或许不知道,可是身为公主,以前来过这藏宝库的“她”又怎么能不知道呢?

内道中,看似平常,内里却凶险万分,因为在这短短的一百米路中,不但有各种层出不穷机关,还有隐匿的魔法结界,要知道机关和魔法结界可不是一般人所设,而是法兰克国数千年前被称为神匠的鲁能大师和伟大的法弗兰法神联手所设。

虽然明知内道凶险,不过好在之前来过,王猛自然是轻车熟路的就通过了内道,来到了藏宝库的门前,

藏宝库大门和秘藏的前门同样是有魔法结界的,只不过秘藏前门是一个防护型高级结界,而宝库的门,则是一个完全的变态型攻击结界,如果不懂得推门之道,只要一推,毫无疑问,那个人将会受到禁咒级魔法雷霆一击的攻击。

雷霆一击是雷系魔法,借用空气中的粒子,压缩并使其产生高速摩擦,然后衍生出高速的雷能来,这种雷能,一旦触碰到人的身上,就会无孔不入的从人的毛孔中进入人的身体,然后在中者体内相互碰撞,产生巨大的爆破,让人直接一命呜乎,当真是厉害之极!

一想到这雷霆一击的厉害,王猛就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体内行踪诡异的七种魔法元素,这七种元素在他肚子里小打小闹,万一有一天,也象雷霆一击一样呢?

想到这里,王猛不敢再想下去了,而是在心中叫道:“妈的,不能拖啊,这七个小家伙,一定要早日解决,别到时候不明不白就被它们给炸死了。”嘴上虽然这么说,可王猛也知道,这事急不来,因为这七个在体内的小家伙,如果一个处理不好,就很有可能会“玩火**”的,只能慢慢的摸索。

“希望在我摸清楚他们的底细前,老子还没有挂。”王猛自嘲道,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收回心神,朝藏宝库的大门望去,然后看着大门,缓缓伸出了娇嫩的小手,用如葱的食指,轻点了一下大门的上中下三个点,然后大门吱的一声,打了开来。

大门一开,琳琅满目的宝物就出现在王猛的面前,让他看的真的是应接不暇啊,就拿最前面的那把血红色的剑来说吧,照从公主那所吸收的记忆来看,这把剑叫血刃,当真是“挥金如土”啊,就算是最硬的黑石铁,它砍起来也能如切豆腐般容易,最可怕的是,这把剑里面还暗藏着魔法,在进攻时,可以让己身使用延缓等数种暗黑诅咒系魔法,而其中最重要的是,这把剑和人对攻时,能够吸收对方所放出的斗气存于剑身之中,并且只要使用者能够和其心意互通,一旦互通成功后,使用者就能传承到剑里面的强大斗气。

看着这把血刃,再看了一眼满屋的东东,王猛不禁感慨啊,要知道这把血刃,那可是无数剑士欲得之而后快的东西,他甚至从公主那吸收来的记忆中得知,就是这把剑,当初令无数的剑士为之疯狂,血刃所过之处,基本上就是尸横遍野,当然,死的都是那些想夺剑的剑士。

而当时的法兰克国王米修是一名剑圣,他也想得到这把剑,借之让自己早日达到剑神的境界,于是派出宫中侍卫团去争夺,最后剑是夺得了,不过代价却是牺牲了二百多名侍卫,要知道这些侍卫可都是绝对的精英啊,牺牲了二百个人才得来这把血刃,可以说代价相当惨重。

可是就是这么一把剑,此时却躺在了这宝库里,而在它的身边,却还有无数其他不相上下或是比之更宝贵的宝物。

“嘿嘿,别人就是撞得头破血流也得不到的东西,老子随手就能拿来,真是爽啊!”王猛的笑道,要知道这里的宝物,都非凡品,随便拿出一件,在黑市上就能卖到天价,当然,这还是次要的,这些东西都是人人想得之而后快的东西,他只要投其所好,就能让别人为自己卖命,一想到自己拿出一件东西,对方就瞠目结舌的表情,和紧接着来讨好的神情,王猛就笑得更欢了。

伸手拿起血刃掂量了下,王猛对它没爱,直接扔在一旁,然后在边上转悠了起来,反正这是他家的宝库,他要什么,自然进来拿就是了,现在嘛,他要的是辅助型魔法器具,别的东西都是看两下,也就没啥兴趣了。

可怜这些被天下人视为奇宝的东西,在王猛面前,失去了它们所拥有的“光辉高大”的形象,一下子从天堂掉入到了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