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双

第57章 极品好剑

第57章 极品好剑 穿越成双 青豆

从龟息法中醒来,王猛只觉自己的气息比之前均匀多了,内视一看,却见自己的斗气已然在不知不觉中又精进一分,如果单是这样,王猛倒不会显得有多高兴,毕竟他可是每天晚上都有苦练,功力不精进,那才有鬼呢?

只是现在的变化却远不止这样,他体内的斗气,不但在无形中精进一分,而且更开始自我运转。

“难怪我现在气息比之前均匀多了,估计就是这斗气的自我运转所带来的效果。”王猛兴奋道,对于龟息法不能自我运转,这是让他极为诟病的,因为大凡斗气之法,一经修练,体内的斗气就会自我运转,而龟息法是法鲁比大师所留的不世气法,虽然有这个功效,不过却要相对来的迟很多了。

这个突破看似简单,实则上是在修习中迈出了很重要的一步,因为和别的斗气心法不同,修练龟息法的人体内的斗气一旦能够自我运转,不但以后修练龟息法不会无意识的进入睡眠状态,而且更重要的是,斗气的自我运转仅仅比修练者修练的效果略微弱上一分。

这无疑宣告着王猛今后在一般状况下不用花太多的心力来练龟息法了,当然,之所以说是一般状况下,是因为斗气的修练,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会出现跨越,而这种时候,修练者必须要亲自掌舵,不然极容易走火入魔。

吃过早饭后,王猛便径直背着农具出门干农活了,而和大部份时间一样,他前脚出门,后脚就让来到了皇宫,反正两个都是他自己,一个相当于左手,一个相当于右手,使用起来自然方便。

王猛今天并不打算看书,他是想给自己找一件趁手的武器,昨天在瀑布下,他已然练成了剑法,现在他根本没有必要再使用青锋剑这种破铜烂铁了。

来到皇家秘藏里,捷文正在整理书架,他看到王猛到来,很自然的打招呼:“公主,早啊。”

“早,捷文管理员。”王猛礼貌回道,心中却不禁苦笑,当这个公主当的久了,他发现他越来越礼貌了,而这对于以前的他来说,或许连想都不敢想。

由于天天来皇家秘藏,稍微的打了一个招呼后,王猛便径直朝边上的藏宝库走去。

藏宝库里,无数的奇珍异宝安静的躺在架子上,就仿若都未睡醒一样,王猛来回的在四周穿梭着,寻找着能让自己中意的剑。

这里面的东西肯定是都差不了的,不过因为个人喜好问题,王猛选剑,第一要素,那就是要那柄剑的外观合自己的心意,然后再考虑其实用性,所以许多柄剑就在王猛扫一眼的时候,就直接被无视了,偶尔有一两把看起来合意的,可是王猛伸手一掂量了两下,没有手感没有爱就又直接丢弃。

“我是不是鸡蛋里挑骨头?”几个架子走下来,王猛不由耸肩莞尔道,然后便停再了角落上一个不起的架子上,这个架子上有一柄剑,论外形倒都挺合王猛心意的,那是一柄柄灰色的剑,剑身质朴,和普通剑的外观一样,并不起眼,不过除非王猛脑袋锈逗,不然他不会傻的以为这是一把垃圾的剑,怎么说也是藏宝库的剑,能差到哪里去?

灰色的剑安静的躺在那里,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

王猛走到架子前,朝剑的标签望去,却叫标签上写着若尘二字。

“若尘。”王猛嘴中念道,身形不由一颤,若尘这把剑那可绝不简单啊,确切来说是传说级的存在,传言若尘是当初“剑神”克莱尔集余生二十余载所铸,是所有剑士梦想拥有的剑,只是这把剑一铸出后,便意外失踪,当时让无数为之暗流涌动的剑士失落不已。

克莱尔并不是真正的剑神,他之所以被称为剑神,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他是一个世人公认的天下第一的铸剑师,他所铸的剑柄柄都是世人所争抢的宝剑。

王猛想不到这把传说中的剑会在自家藏宝库里,也委实吃了一惊,不过转念间她又释然,若尘的存在,只要是有点头脑的人都不会传出去的,毕竟这剑可是传说级的存在,如果风声一传出去,恐怕帝都都会被人挤爆。

而如果没有人说出此剑的名号,恐怕这把剑就算是拿出来,亦无人知晓,毕竟当时若尘剑一铸成后,便消失在众人的眼界之中了。

伸手拿起了若尘剑,王猛一个掂量,觉得此剑趁手无比,感到极为的满意,当下他再次朝标签上望去,想看看介绍里讲的是什么,不过令王猛失望的是,标签上的介绍有等于无,直接就是一句此剑由剑神克莱尔所铸。

“妈的,是哪个鸟人写的标签,这么不趁职。”王猛看到这介绍,想起自己从这拿的灰色魔杖和暗涌黑色晶球连标签都没有,就不由破口骂了起来,骂归骂,王猛也知道这事不能怪写标签的人,怎么说,藏宝库里的东西都是奇珍货,要想件件都了解,那委实也是强人所难。

好在这些天天天练剑,在加上在皇家秘藏里看了不少关于剑方面的书,王猛对于识剑的好坏,还是有一点货的。

照着从书中的方面,王猛鉴析起这把传说级的剑,不由啧啧赞了起来:“传说级的存在就是传说级的存在,不管是哪一方面,都是完美,而且这完美还是隐匿在平凡当中,要不是老子把那些书里面的东东给消化了,还真被蒙了。”

对于自己现在的见识,王猛是绝对的有自信,这几个月来,他把心思都放在练剑上面,光于剑方面的书籍,没少看,可以很肯定的说,论对剑的见识,他绝不会逊于别人,毕竟他所看的书籍都是最好最全面的。

看了一眼若尘剑那有个剑尖的凹处,王猛嘴角一扬,伸手把若尘剑往腰上挪去,伸手一弯,他就把剑当作皮带扣在了腰上。

“嘿嘿,想逃过我的法眼可没那么简单!”王猛得意道,当下把若尘剑当作皮带扣在里一层的衣服上,然后拍了拍手,直接朝外走去,给自己的正身送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