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双

第65章 路见不平

第六十五章 路见不平

在走了十几条街,将近一个时辰后,疾走的流浪儿终于因疲惫停了下来,他环目四顾,然后长松了一口气,走进边上一个巷子里,安静的坐在了墙角边。

跟在后面的王猛第一次看清了这个流浪儿的脸,那一张脸上虽然满是污垢,可是却掩盖不了他脸上的坚毅表情,和同年龄的小孩相比,他已然有了别人所没有的成熟。

还在打量时,流浪儿伸手隔着衣朝怀中摸去,在摸到怀中的东西后,流浪儿长长吁了一口气,那着紧的神情让王猛看了不禁为之一笑,因为就是这一个神情,让流浪儿又变回了孩子。

而在这之中,中年人身形一动,无声无息来到了流浪儿的身边,淡淡道:“你还是乖乖把你身上的那根项链交出来吧,我不希望动强,如果真的逼我那样做的话,我想你不会有好结果的。”虽然他的话是平静道来,可是却冷得无比。

中年人叫斯托奇哈达威,他是一个六级盗贼,在街上无意看到面前的流浪儿,发现到流浪儿脖子上所戴的项链是传说中的天使之泪,天使之泪是由一种叫做天使兽的魔晶所成,天使兽是生长在冰封极地最深处的冰峰里的魔兽,因为其长相跟传说中的天使酷似而闻名。

冰封极地里的寒冷,不是普通人能够进去的,最低要求,就是能达到六级魔法师或是六级剑师的实力才能进去,而冰封极地最深处的冰峰,则是世上最寒冷的地方,除非达到大魔导师或是大剑师的境界,否则进去只有冻死的份。

天使兽就是冰峰里唯一的生物,它们不但有着飞一般的速度,而且还具有极强的物理攻击能力,更拥有风系魔法,一个成年的天使兽,就算是圣魔导师或是剑圣,也奈何它不得,最主要的原因是冰峰太冷了,去冰峰的人不但要分心御寒,加上天使兽那变态的速度,根本不是随随便便能捕捉的,而且天使兽鲜有在外面活动,再加上警惕性极强,要捕捉它们极为困难。

而用天使兽魔晶所制成的天使之泪,是有着极强的属性的,它不但具有增加一个正常人两、三倍敏捷的功效,还有能帮佩戴者吸收打在身上的部份攻击。

一个天使之泪项链的价值,绝对不会低于同样稀少的空间戒指!

斯托奇发觉到流浪儿身上的天使之泪后,于是装作好心人请其吃饭等等,在流浪儿洗澡时,假装对流浪儿身上的项链极为好奇,要其给他看看,当时他的打算就是流浪儿一把天使之泪项链摘下来给他,他就脚底抹油走人。

令斯托奇万万想不到的是,流浪儿却借口说想先上个厕所,结果背着他就逃逸了,好在他发现的早,及时跟上,不过他却并没有出手,不管怎么说,这里都是帝都,如果是以前还算好,就算他在大街上出手,以他的身手,他相信也能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杀人越货并逃逸。

可是现在却不能,由于之前帝都出现类似于末日星辰的魔法悸动和城外河流边的爆破一事,使得帝都来了许多新鲜的面孔,帝都里面可是处于绝对的戒严状态,到处都有身着便服的律政署的人和宫中侍卫长汉默阿里达所安排的人,甚至还有魔法协会的人亦是游走于人群中,斯托奇自然不会蠢的在这种高度戒备下还乱来,毕竟流浪儿走在街上,只要随便一叫,都可能会给他引出逃脱不掉的麻烦来!

不过此时流浪儿停歇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这些忧虑他也就不用考虑了,自然而然,直接走了出来。

王猛听力在魔法修涤的帮助下,本来就异于常人,如今他又修习了法鲁比的不世功法龟息法,听觉更是强的无比,他关注着斯托奇二人,自然也听到斯托奇的话,不由心中啧啧称奇,不得不承认,斯托奇短短一句话,却有着无形的威慑力,光是这点,就让他得知传言中对盗贼的强大并非谣传。

“绝不!”地上的流浪儿并不受斯托奇的要挟,而是坚定道,说着站起了身,霍然摆出了剑士的进攻状态。

斯托奇看到流浪儿这一手,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道:“想来你原本是贵族之后吧,看你这起手势倒有两下子,难怪你身上级能有天使之泪,不过你认为有用吗?”

“是天使之泪啊!难怪!”王猛明白了过来,把斯托奇二人所处看在眼里的他不由嘴角一扬,如果是他,此时此刻肯定会假装进攻,然后顺势借着进攻的反弹力跃过身后的那一堵墙,潜入别人的院子里然后逃逸,问题是此时那个人不是他,而是幼小的流浪儿,“看你聪不聪明了。”

在王猛在心中说话这一瞬间,流浪儿霍然身形一起,朝斯托奇发动了攻击。

“冥顽不灵!”斯托奇不屑道,右手一出,霍然一拳使出,就封死了流浪儿的进攻路线,逼得流浪儿不得不躲。

出乎斯托奇意外的,流浪儿却并没有如他所愿躲开,而是双手在他要轰中他时,眼疾手快的一跳,借着他的右手为支点,霍然朝身后翻跃而去。

“想逃!没这么简单!”斯托奇冷哼道,右手一出,强大的斗气就放了出去,生生把流浪儿给拉扯了下来。

王猛看到这里,不由叹息了一声,这流浪儿还是不够老道啊,如果流浪儿刚才站起时,在地上抓一把泥土,在跃起的一瞬间把泥土朝斯托奇面门洒出,斯托奇又岂能在第一时间阻止?

流浪儿重重倒在了地上,脸上的表情极为痛苦,不却他却并没有叫,而是在倒地的一瞬间,快速起身,朝前跑去,只是他脚步刚一起,斯托奇却已然站在了他的面前,并用手抵住了他的头。

“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把天使之泪摘下来,要不然我想你该知道会是什么后果!”斯托奇说着,手上一用力,流浪儿的脸顿时扭曲了起来,更是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