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双

第68章 贸易天才

第六十八章 贸易天才

流浪儿呆呆的看着王猛,内心里的惊骇无以复加,一时之间也忘记了腿上的疼痛。

他实在想不到那个暗中助自己的人,居然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而且这个年轻人还是一个身穿破烂衣服的平民。

更令流浪儿想不到的是,这个年轻人是如此厉害,出手仅不过片刻,就把对方给消灭的连渣都不剩,要知道那可是六级盗贼啊!

“他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厉害?”流浪儿虽然流落街头,可他也知道,平民基本上是没什么机会学习高深的技能,可面前的王猛,不但会魔法还会武,而在他疑惑当中,王猛已然来到他的面前蹲了下来。

王猛看着流浪儿警惕自己的神情,笑道:“放心吧,老子对你没兴趣。”说着伸手往流浪儿那骨折的右脚抚去,立时一道圣洁的金光从他手中升起,和旭的落在了流浪儿脚上,这是四级魔法光愈术,光愈术能治疗一些小伤,象什么身上的伤口啊、骨折啊,基本光愈术一出,就能解决。

“谢谢!”流浪儿显然知道光愈术,在王猛施法时,轻轻道。

王猛在治好流浪儿的治愈术后站了起来,笑道:“小鬼,真要谢我,那把天使之泪送给我吧!”

“不!”听到王猛的话,流浪儿想也不想拒绝道,在看到王猛那调侃的笑意时,他才明白了过来,王猛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不禁感到一丝窘迫,解释道:“这是我母亲送给我的,就算是死了,我也不会把它送给别人的。”

项链毕竟是他最在意的东西,才会让冷静的他情绪如此失控。

“那是你的事,我没兴趣。”王猛掀下这句话后,就朝边上走去,他可没兴趣和一个小屁孩一直胡扯,他还有正事要办呢。

眼见王猛要走,流浪儿急了起来,喊道:“先生,等一等!”说着人已然跑到了王猛的面前。

“干什么?”王猛看着面前的流浪儿,不明白这小鬼为什么阻止他的去路。

流浪儿迟疑了下,许久才道:“先生,能不能请你收留我,让我做你的学生。”

“学生?”王猛哑然失笑道,他还真想不到面前的流浪儿想要做自己的学生,来了一点兴趣,道:“说说你的理由。”

流浪儿听到王猛的话,知道有希望,抬起头来,朗声道:“因为我想要力量!”

“嗯,很直接,不过你想要力量,那你大可自己去追寻,你刚才不是从那人手中得了它的钱袋吗,那么就用那些钱去追寻力量吧。”王猛很直接回道,对于收学生,他倒没什么兴趣,因为他没有那个闲情逸致来教人,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干。

流浪儿听到王猛的话,脸上不禁露出了失望的神情,不过他却并没有放弃,道:“先生,这些钱或许可以让我过上还算富裕的生活,可绝对不能让我得到力量的,因为那些拥有技能的人大都是贵族,他们不会缺钱!”

“那是你的事,你认为我凭什么要收下你?这对我有好处吗?刚才我指点你并救你,那是我一时兴起,你不会蠢的以为老子看上你是一个根骨奇佳的好苗子了吧!”王猛一脸好笑道,说完才记起自己后面又运用了现代语言,不禁莞尔。

流浪儿虽然不知道王猛后面讲的是什么意思,可是他大致明白了王猛所说话的意思,犹豫了下,然后一脸坚定道:“先生,如果你收下我,我想我会帮你赚很多钱。”说完似乎怕王猛不信,补道:“我的父亲叫希林#8226;布鲁斯,也就是传说中的贸易之王,而我则是他的儿子,格雷特#8226;布鲁斯。”

“是吗?”王猛露出了一丝讶色,贸易之王希林之名他自然是听说过的,此人是大陆经商中的奇才,可以这么说,他的眼光极为精准,利用各地不同的差异,倒卖不同的货物,进而拥有了数之不尽的财富,而在他如日中天的时候,他却意外的死亡了,据说是在去东方的路途上被海盗袭击至死,于是他就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如今面前一个流浪儿自称是贸易之王的儿子,这话不管怎么来说,都是让人不可信的,因为贸易之王留下的财富,就是挥金如土,也能让他的后代挥霍几代有余的,他的儿子又怎么可能是流浪儿呢?

“我知道这话很难让人信服,事实上,在我流浪时我曾向不少人提过,可是没有一个人相信我并给我机会,其实我的父亲并不是出海遭遇海盗袭击而死,而是被我那年轻的继母和和她通奸的我家总管害死的,刚开始我也不知道,在我父亲死去的第二晚我无意经过那臭婆娘的房间,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们二人为了贪图我家的财产,也想把我除去,而当时他们正在计划如何除去我,当我知道我们家里的人都是他们的人以后,我知道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逃,因为除了我的父亲,我没有任何亲人或朋友可以帮忙。”

格雷特一脸哀道,那双明净的眼里露出了无比的哀默,他沉默了会,继续道:“你不能想象我当时的处境,当家里面没有一个人可以信任,那对于我来说有若世界末日,我没有人可以依靠,而我不想就此死亡,所以我带上了一些财物就匆忙逃离了,在坐上了一艘船后,我离开了那个我深爱的自由之港。”

“这小子看来真的是贸易之王的儿子。”听着格雷特的述说,王猛在心中嘀咕道,本来他就是那种只有他骗人没有他被人骗的主,而在穿越过来后,他又在修习了刺客之王法鲁比所着的影子一说,要想骗过他,更是不可能了,不过虽然心中有一些疑惑,王猛却并没有打断格雷特,而是在旁静听着。

“我自信我可以在不久之后再回到我的故乡,然后亲自对付那对奸夫**妇,因为或许是血统的原因,我继承了我父亲经商的天赋,父亲所传授的经商知识对于我来说真的是太容易了,基本上他所说的,我都能轻而易举掌握,在我还是八岁的时候,我就曾经在我父亲的监督下,依靠自己的实力策划了一笔生意,那一次我足足赚了一百个金币,而我被我父亲称作了贸易天才。”格雷特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自豪之情,似乎再一次看到他那慈爱的父亲在他的身前对他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