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双

第75章 毒药剂师

第七十五章 毒药剂师

隆多站在阁楼的窗前,冷冷的看着对面王猛所开的肯德基餐厅。

他实在想不到一个平民小子,在无声无息中,居然就在帝都餐饮业里窜出头来了,而且迅速就建立起了良好口碑,这还不算,在短期内,他又连着开了五家分店,这么多年来,他还是头一次看到如此有能力的竟争对手。

如果继续让对方发展下去,他好不容易在帝都建立起来的垄断地位恐怕就会朝夕不保。

他不能再忍下去了,他必须得出手了,自从这个肯德基餐厅一开,他餐厅的生意就整整下降了几成之多,如果再继续下去,餐厅的生意还会缩水,他绝对不会让自己日进斗金的餐厅败在一个初出茅庐的贫民小子手下,因为他才是帝都餐厅业里的龙头老大。

这么多年下来了,身边的餐厅兴起了一批又一批,可绝对没有人能够可以跟他抗衡,他们都被他排济下去了,从前是这样,现在也将会这样,他绝对不会让对方坐大。

“老板,要不要我派人下手。”隆多身后的拉里出声道,他跟着隆多十几年了,是隆多绝对的心腹手下,对隆多的心思自然明白,所以才适时出声道。

隆多看了一眼拉里,嗯了一声,想起了什么,吩咐道:“拉里,下手干净些,这小子虽然是一个平民,可是他的母亲是得到公主保护的,如果弄不好,你该知道什么后果!”

“老板,放心吧。”拉里信心满满道,要知道这些年里,对付帝都崛起的餐厅,都是由他一手操办,而且处理的都是干净利落。

隆多点了点头,道:“那去吧。”

拉里应了一声是,然后就告退了,一退下来,他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在房间的桌子上,有着一盘被分割切开的金灿灿的炸鸡,另外还有王猛用这个世界面包果所做的汉堡。

“嗯,香倒是蛮香,不知道味道如何。”拉里闻着炸鸡所传出的香气,伸手拿起边上的筷子夹起一块鸡丁吃了起来,这一吃,他不得不承认肯德基为什么能在开店不久就能受到如此多人的喜爱,因为这味道是真的不错。

不一会,一个炸鸡就被拉里吃完了,看着只剩一点沫和满桌的骨头,拉里不由苦笑了起来,他叫手下买来这炸鸡和汉堡,并不是真的想吃,而是想了解对方的招牌,看看是什么味道,然后才好下手,可是却想不到在不知不觉中,他把炸鸡给吃完了。

这些年来,拉里尝的好菜不知其数,特别是研究对手的招牌菜这些,他都只是浅尝辄止,然后便能开始想办法,而如今,真身却被破了。

回想着之前的味道,拉里思索着如何下手,对方是有公主保护的人,找地痞流氓闹事那肯定是不行,因为这样做太容易被人顺藤摸瓜查到自己等人身上,一想到公主,拉里倒是有些发愁,事实上,这些年来所要排济的对手,铲除的方法就那么四种:利用自身的势力、调动地痞流氓闹事、威胁恐吓、吞并。

就是这四种方法,令他无往而不利,可是现在,这些方法都不能用,因为对方有公主这个后台,论势力,对方后台是公主,帝国那些和自家老板有关系的官员肯定不敢出面;调动地痞流氓,对方告诉公主,公主一个令下,这些地痞流氓肯定被抓,苦刑下来,他们肯定会全招,到时势必满盘皆输;而威胁恐吓及吞并更不用想了,那是明着作黑脸,自找死路啊。

当然,这些方法不能用了,并不代表拉里就下不了手,只是他必须要想一个妥善的方法,即能排济掉对方,又能不暴露自己这一方。

拉里毕竟当隆多的黑手当久了,略微一思考,他就有了办法,那就是下毒,只要让炸鸡里面有毒素,到时有人吃死了,就算有公主罩着,拉里也相信那个平民小子会锒铛入狱,而对方老板一入狱,隆多就可以适时出面把三间肯德基餐厅给收并,到时整个帝都的餐饮业还是掌握在隆多的手上。

一想到下毒,拉里就不由笑了起来,因为他就是一个毒药师,毒药师顾名思义,就是对毒药极为精湛的人,由于大陆一直是崇尚武力,所以人们对毒药师是极为不耻的,而正是这种风气,使得毒药师在大陆上的数量极为稀少,相应的这种书籍也是少得可怜。

拉里原本是一个药剂师,其后无意在药剂书籍中发到了一本毒药书,而不排斥毒药书的他后面就成了毒药师。

当然,拉里想不到的是,在他成为毒药师第一次练制一种毒雾时,结果毒死了当时路过的几个村民,被人举报,于是锒铛入狱,原本被判刑的他已然自忖必死无疑,这个时候隆多却找上了他,原来隆多要他卧底于他的餐厅竟争对手中去下毒,借此来迫害对方,而正是从那时开始,他和隆多就连在了一起。

“想不到这么多年没有用毒了,现在又得用到他了。”忆起当时的事,拉里不由心生感慨,那时候的他,对于制毒和下毒都是稚嫩的,可是现在的他,在多年暗自的沉浸下,已然是一名不错的毒药师,只是在随着隆多进入帝都发展后,他就鲜有使用毒药了,原因就是很简单,那时候的他下毒手法还不高明,而且隆多的发展势头很生猛,根本不需要他这么做!

但是现在情势不一样,他得干回老本行了,看着桌上那色泽鲜艳,光是看就让人想吃的汉堡,拉里心中不由一动,拿起汉堡就拆了开来,这一拆开,他看到了里面的数种材料,他用筷子一一把它们挑了出来。

“哈哈,想不到果然有香菜在里面,真是天助我也。”拉里在挑出里面一种叫做香菜的原料后,不由得意的笑了起来,这一刻,他心中已然有了完备的方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