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双

第81章 好聚好散

第八十一章 好聚好散

艾米拉呆呆的看着门口,脑海里回想着刚去无踪的王猛,不由生起了一丝惆怅,谁也不能明白她现在的感受,就连她自己也不懂,因为太复杂了。

“也许我是喜欢上他了。”在脑袋里胡思乱想一阵后,艾米拉不由在心中道,一说出这话,她就可以肯定了,因为她很清楚,她所希望的是王猛说对她负责。

艾米拉不明白,为什么才这么短的时间,她就会对王猛有此感受,她甚至无耻的认为自己只不过是**被征服了,可是就算是这样,她不想和王猛说再见却是一个不诤的事实,只是要她去对王猛说她想和他在一起,那她又是不会做的,因为她的自尊心不允许。

还在艾米拉胡思乱想之际,衣端整洁的王猛已然拿着一套衣裙走了进来,他看到正在**走神的艾米拉,伸手把衣服掀给她,道:“穿上吧。”

艾米拉嗯了一声,看到背对着自己的王猛,不禁为王猛光明磊落的行为感到赞赏,只是这之余,她心里又涌起了一丝难过的情绪,默默的把衣服穿了起来,然后道:“好了。”

王猛看着穿上一身检朴衣着的艾米拉仍然是那样的美丽动人,道:“你站一旁吧,我先处理一下。”说着伸手放出火球术,把边上他和艾米拉那破烂的衣服给烧会灰烬,然后利索的处理了一下因二人投入而显得凌乱无比的床,再隔空用斗气把边上拉里的尸体给放到了**。

几个动作一气呵成,让一旁看着的艾米拉大为啧服,就连在看到拉里的尸体,她也没有因此而大惊小怪,而是出声道:“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呵呵,下马威。”王猛拍了拍手,一脸轻松道,说着走向了床边,因为在刚才把拉里的尸体放到**时,他听到那声音有一丝不对,确切来说,可能在**有暗阁之类的,如果是以前他还未完全照影子一书深造的话,或许他可能听不出,可是已然修习了机关学、毒药学等种种广泛的内容的他,是不可能会疏忽的。

艾米拉思考着他刚才所说的话,明白过来,王猛是打算拿被他杀死的拉里给那个幕后的黑手一个下马威,不禁有点佩服王猛的心智,看到王猛突然停住,她不禁感到奇怪,道:“怎么?”

王猛没有回话,而是把拉里的尸体给放了下来,然后直接在床板上摸了起来,当摸及里面的一块床板时,他伸手一搬,在稍微用了点力后,床板被他揭了开来,露出了里面的暗阁,暗阁上有着几本账本和一本记事本以及一些珍稀珠宝。

这些珠宝虽然个个价直不菲,可是相对于身为公主的王猛来说,倒也算不了什么,王猛在意的是账本和记事本,他倒想看看这些会是什么,当下拿起了最上面的记事本看了起来,却见上面记录的是隆多近些年干的数起黑票,象之前隆多利用杀人嫁祸除去帝都附近魔法水晶矿的矿主之事亦在此其中。

令王猛较为意外的是,这些大事件记载的相当清楚,而且里面都罗列着条条置隆多于死地的命门,混惯江湖的王猛略微一猜,就猜到这可能是身为隆多手下的拉里给自己留的后路。

“嘿嘿,老子正好要处理隆多这幕后黑手,有了这记事本一切就好办了。”王猛不禁庆幸自己系统的学了影子一书的内容,要不然还真会错过这个暗阁。

边上的艾米拉一直看着王猛,在看到王猛拿着一个小本子在那翻看时,原本还因为碍于拉里那睁白眼的尸体而不想向前的她不由朝王猛走去,边走边道:“上面写着什么?”

“一些重要的东西。”王猛淡淡道,说着把记事本放进了空间戒指里。

看到王猛这一动作,艾米拉愣了会,随即反应了过来,张大嘴叫道:“是空间戒指!你居然拥有空间戒指!”

对于这种现象,王猛见怪不怪了,耸了耸肩,露了一个莞尔的神情后,转过头来面对着艾米拉道:“我拥有空间戒指很奇怪吗?”说着在艾米拉惊讶中把暗阁里面的账本和珍贵珠宝都放进了空间戒指里,然后利索的放好了暗阁,并拉里的尸体又放上了**。

“没有,只是……空间戒指实在太过珍稀,整个大陆没多少人拥有,想不到你却拥有这么珍稀的戒指,所以才会感到惊讶。”艾米拉解释道,倒也忘记关注暗阁的事情了。

成功转移了艾米拉的注意力后,王猛不给她多想机会,在她惊呼中抱起了她,笑道:“现在我带你出去,记住,等下不要出声,知道了吗?”

艾米拉躺在王猛的怀里,心怦怦跳的她点了点头,这一刻,她居然就想一直这样躺在王猛的怀里了。

王猛哪里知晓佳人心,而是身形一起,在关上拉里的房门后,就悄无声息的朝府外飞去。

看着凝神望前的王猛,感受着王猛身上那强烈的男人气息,艾米拉突然发现,这个男人是那么的迷人,让她深深不能自已,她觉得,只要多和这个男人呆一会,她就会多爱这个男人一分,只是她还在多想时,王猛已然带着她来到了隆多府边上的小巷并放下了她。

“好了,以后如果你有什么事或是需要帮忙的话,可以到肯德基餐厅找我,知道吗?”王猛看着面前的艾米拉,脑海里已然思考着利用记事本和账本对隆多下手的他很公事化道。

看着人来熙往的大街,在看着边上的王猛,艾米拉多么希望王猛能够对她另外说点什么,可是王猛只是简单的说一句这样的话,甚至连她的名字都没有问就走了,这让她感到无比的失望,她没有说话,而是呆呆的点了点头,然后目送着后者的离开,在看着王猛的身影消逝在眼中后,她叹息了一声,才涌入了逐渐拥挤的人群中。

只是在离开时,她的右手却一直握紧着王猛那说来用来可以做定情信物的有着一抹鲜艳色彩的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