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双

第一百二十章 召见

第120章 召见 穿越成双 青豆

法斯负手站在窗前,一脸沉思的凝望着远方。

在位几十年,法斯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每在遇到令他犯愁的事时,他总会一个人静立窗前,思考着许多东西,在这时,就连那个一直保护在他身边的侍卫长汉默也会被拒之门外。

这是一个怪僻,但不可否认,却对法斯极为有效,至少来说,曾经数次所遇的麻烦事,他总能在窗前凝视时作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时至今日,以法兰克国现在的体制和法斯所按排的官员,并不会再出什么难以调和的事,确切来说,是没有什么烦心事可以再烦到他了。

但是,现在事却又临身,而且这事情是关乎着他的亲生女儿,也是他最疼爱的女儿,自己的女儿被困,最简单的答案就是迎救,可是事情看似简单,却又复杂的很。

单就从为国为民来说,他必须支持教会,因为教会让自己的女儿当祭奠品,那的确并不是为了私利,至少来说,教会是为了整个大陆的稳定着想,试想想,一大群恶魔从恶魔之门里出来,受难的会是什么,自然是那些基层的百姓。

法斯是国王,深知阶级之分,可是他也知道,人民才是这个社会金字塔的确基石,一旦基石不保,金字塔自然会轰然倒塌,不管是那个国王,稍微有一点理智,都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

再者,如果要营救自己地女儿。那么所要面对的对手不是别人,而是教会,强大的教会,一个势力遍及大陆各地的教会,和这样的势力作对,这代表了什么,代表了他必须要向一个传统挑战。大文学而这样的结果,很大可能性是灭亡。

教会的力量。不管哪一个国家都清楚,没有谁敢得罪,就算法斯也不会,如果和教会撕破脸皮,他自问没有把握抵挡教会。

可是如果不救,那么他最心爱地女儿将会就此玉陨,这不是他所乐意的。他对这个女儿有着特殊地感情,他不希望自己的宝贝女儿落得个如此下场,光是想着自己的女儿被投入恶魔之门,法斯的心就在滴血。

女儿在他心中的地位,远比他所想象的来得更加深。

“哎!”法斯长叹了一口气,整个人处于左右为难的境界,他脑海里回忆着自己和女儿所经历地点点滴滴,这些事情的画面。让他的心不禁为之一暖。

他脑海里更是浮现出自己女儿幼年时那幼稚的面孔,睁着大大的眼睛对他说生日愿望:“父皇,椰美希望一直陪伴在你的身边,在你烦心的时候让你舒心。”

这个女儿长大后,虽然也沾有别的贵族小姐地一些不好的习性,可是不能否认。她是有缺陷的完美,这样的完美才是最让人欣赏的,也是一种极致的,而且更难能可贵地是,这么多年来,他这个女儿对他的感情从来没有变,没有变。

“哎!”法斯再次叹了一口气,整个人仿若老了数十岁,他朝外面出声道:“汉默,去把他叫来吧。”

“是。陛下。”汉默回道。他知道,法斯已然做出了决择。那就是营救,虽然他认为这样的行为是不对的,可是他也明白法斯的心,法斯是法兰克国的国王,亦是椰美的父亲,谁也不能责备他,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自私的权利,更何况作为一国之主,他已然够好了。大文学

王猛的心里不大痛快,他断然料不到事情会进展成这样,对于法斯这老爸,他也是有一定感情的,他知道自己所提地方法,会令法斯陷入一个两难地决择,但是他没有办法,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死去。

许多人都说人一旦死过一次,就将不会再惧死亡,因为他们体会过死亡的恐惧,可那不是事实,王猛心里非常清楚,正是因为死过一次,才越发体会到生命地可贵,也越能珍惜生命,对生命感到留恋。

他“死过”,所以他不想再死,虽然也许身为公主的另一个自己死去后,也许他不会死亡,可是在这个时候,他整个人都已然成为了一个重点病号,他又还敢如此赌吗?

他不能,如果他只是一个人,一个没有什么留恋的人,他或许会赌,可是他不是,他有自己所要照顾的母亲,也有自己所喜爱的人,更有着自己的事业,生命对他而言,是那么的美好,他不想。

令他庆幸的是,在忐忑中,他等来了汉默,也等来了那个消息,虽然还没有正式确认,但是自己的老爸能够主动接见自己,想来这事已然有了九成定议,所剩的只是最后一个肯定了。

“你来了。”法斯再见到汉默带进来的王猛,淡淡道,他的语气很平静,谁也看不出他心中所想。

王猛嗯了一声,道:“不知陛下找我是何事?”

“你认为呢?”法斯淡淡道,只字不提营救自己女儿的事情。

王猛坦然道:“不知。”事实是他的确不知道法斯心中所想,因为法斯的心思太难琢磨了。

“你认为教会在大陆的地位如何?”法斯不着边际道。

王猛思索了会,道:“教会在大陆的影响力极深,他们是一股有着崇高地位的力量。”

“据坦斯说,你原先有六种魔法属性,但是意外的,你现在却只有了四种魔法属性,如果我没猜错,原本你应该是有七种魔法属性的吧,而帝都之前所发生的七种魔法元素的悸动也是你所为吧。”法斯侃侃而谈道,似乎王猛的一切底细他都清楚。

王猛断然料不到法斯在这个时候还会追查自己的底细,不过他倒也坦然,承认道:“陛下猜的没错,不过这和营救公主有关系吗?”

“有。”法斯断然道:“想要我救公主,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将要成为大陆上继法弗兰之后的第二个法神,并且带领我们法兰克国统一大陆。”法斯语出惊人道。

王猛脸色不禁一变,道:“陛下难道就断定我会答应,要知道那是你的女儿不是我的女儿,我和她只是朋友关系!”

“你们是什么关系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你想救他,而我救他是一个冒险的行为,我必须要有一个添头,你认为放眼大陆,有哪一个国家敢与教会为敌?”法斯反问道,顿时让王猛有点说不出话来。

王猛不想让法斯知道自己和自己的关系,心中略一思考,立时释然,自己这个聪明的老爸为什么会如此愚昧,这显然不正常,或许他这样说,只是为了证实自己和身为公主的自己的关系,那一切就说的通了。

一想到这,王猛当下装作大怒道:“既然如此,那么陛下就等着看自己的女儿被当成祭奠品吧。”王猛说着当下就朝外走去,边走,王猛不禁边在心中自嘲道:“以我现在的演技,要是去好莱坞发展,说不定就能得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奖呢。”

“嗯,算我错了。”眼看着王猛就要出门,法斯出声叫道。

王猛听到法斯的话,停了下来,回过头来,道:“陛下何出此言?”

“刚才的话并不当真,只是我试探一下你和椰美的关系,好了,现在我想我们应该谈一下如何营救椰美的事情了。”法斯认输道。

看着法斯那真诚的神情,王猛不禁小小感动了一把,自己这个老爸,也许为自己即将当成祭奠品的事伤神不少,更难能可贵的是,身为一国之主,他会主动向自己认错,一时之间,王猛心里升起了一股热血,道:“陛下,如果可能的话,我想我会替陛下办事。”

法斯脸上露出了一丝讶色,想不到王猛转眼间又主动说要帮他,不由疑道:“怎么?为什么会如此说?”

“就因为陛下给我道歉。”王猛淡淡道:“我想陛下是一个好国王,这一个理由我想足够了。”

边上的汉默听到王猛的话,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会心的笑意,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王猛的话,法斯的确是一个好国王,一个能让别人为之心甘情愿办事的好国王,想他,就是折福于法斯之下,甘愿为他办事的。

法斯哦了一声,道:“这事还是以后再说吧,现下谈恐怕有点为时过早,暂时先谈如何救椰美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