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正室刚死小三进门

正室刚死小三进门

豪华的房间内,巨大的双人**,两具身体纠缠翻滚着,身下女人身材喷火,男人的线条犹如雕塑般完美,在女人身体上起起伏伏,尽情驰骋,强壮而有力,女人在低低****,满脸都是迷乱的情yu。

屋子里都是暧昧的气息,就在男人要达到快乐之巅的时候,女人嘤咛着抱紧他,男人也加快了速度,灼热迸发出来。

一切恢复平静,他的身体覆在女人身上,呼吸粗重,女人双颊潮袖,依旧在意乱情迷中,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合在一起不愿分开。

意乱情迷之中的两人谁也没有发现,房门是虚掩着的,透过门缝,门外站着一个瘦削的男孩,睁大一双夹杂着愤恨的惊恐眼眸。

这孩子就是屋内男人的儿子楚一航,跟男人纠缠在一起的女人却不是楚一航的妈妈。

他的妈妈,此刻正躺在医院,濒死前等着见自己的丈夫最后一眼。

屋内的人继续在浑然忘我的纠缠,完全不知道此刻门外有一双透着恨意的眼睛正盯着他们。

楚一航僵硬的站着,直到双腿酸软无力,软绵绵的跌在地上。

十一岁的楚一航还不能十分明白大人们做这样的事意味着什么,可也隐隐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楚一航他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的,绝望的沉默着,来到医院。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们正在抢救憔悴枯瘦的母亲,心电图仪器时不时的发出一声“滴”声,罩着氧气机的母亲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却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楚一航惶然不安的站着,看着医生护士们进进出出,瞳眸茫然睁大,看着面色越来越痛苦的母亲却无计可施,也无能为力。

他这样无能,连母亲最后的愿望见父亲一面他也办不到。

随着最后一声长长的“滴”声响起,楚一航脑子乱哄哄的,一片空白。

心电图仪器上的数据停止跳动,母亲也平静下来了,痛苦结束。

混着着消毒水的窒闷白色病房里,楚一航挎着肩膀失神的站着,他的母亲死了,他想哭,却流不出一滴眼泪来。

这一夜,他不仅没有了母亲,同时连家也失去了。

不知是谁,混乱中不小心撞了一下楚一航,瘦弱单薄的身子就这样被撞在了地上。

楚一航也没想要爬起来,或者是已经没有力气爬起来了,就这样呆呆的趴在冰冷坚硬的地板上。

漆黑的夜市那样漫长,漫长到就像白天永远也不会到临了。

母亲林美娴死后,父亲楚卫民不管不顾,后事也是由母亲娘家的司机带着楚一航草草处理的。

楚一航从一个礼貌懂事的内向孩子转变成一个桀骜不驯的冷漠少年。

林美娴死后没多久,楚卫民就堂而皇之的将外面的狐狸精带回了家。

楚一航这一辈子都会记得很清楚,那一天,他刚好下楼,走到楼梯的转角处。他的爸爸,领着一个陌生的女人走进家门,那个女人手中还牵着一个羞怯的小女孩,五六岁的样子。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