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远离恶魔2

远离恶魔2

楼雪不安的看着悦悦平静的闭上眼,悦悦不说话的时候让她感到忐忑,苍白的小脸,手腕上丑陋恐怖的疤痕,这一切都让她心痛以及莫名紧张。

她不知道这孩子到底是受了什么打击要这样自残,这些年她肯定也过得不快乐,要不然也不会这样绝然的伤害自己了。

她很害怕,害怕悦悦会再度伤害自己,她为自己不能好好照顾女儿而感到抱歉,想要用余下的生命好好弥补她。

“悦悦,你怎么了?你想要做什么告诉妈妈,把你的想法告诉妈妈,妈妈都会满足你,成全你的……”楼雪忽然激动起来,如果可以,如果可以唤回女儿封尘的快乐,她愿意不惜任何代价。

“妈妈,你别哭……”悦悦伸出颤巍巍的手,手背上青筋突起,想要拭去妈妈脸上的眼泪,却怎么也够不着。

“悦悦,悦悦,妈妈对不起你,求你不要再伤害自己了,你就是妈妈的命,妈妈活着唯一的希望了。”楼雪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了。

这样隐忍的哭声让悦悦的心一阵阵抽搐,疼的她浑身冒冷汗,这段日子以来所有的委屈和伤痛都历历在眼前闪过。

可是悦悦没有哭,只是很平静的看着伤心哭泣的妈妈开口,“妈妈,我已经错过到大学报到的时间了,可是我不想再留在楚家了,你能送我出国吗?”

上大学是她离开楚家的唯一途径,可是如今连着最后的一丝可能都幻灭了,除了恳求妈妈送她出国,她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办法可以离楚一航远远的。

楼雪愁容满面的看着平静的躺着双眸注视天花板的悦悦,她再不中用也不能耽误孩子的前途,尤其是悦悦从小学习很刻苦,成绩是拔尖的。

沉静许久,楼雪斩钉截铁的开口,“好,悦悦,妈妈会竭尽所能供你出国留学的,但是你答应妈妈,要坚强,要赶快好起来好吗?”

悦悦没再开口,而是闭上了眼睛,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算是默应了。

楼雪等了会儿没见悦悦睁开眼,便知趣的站起身道,“悦悦,那你休息一会儿,妈妈给你去准备些吃的。”说完便朝病房外走去,边走还频频回头。

悦悦没有回应,她知道妈妈出去只是想让某些人放心,她并没有死,她活过来了。

楚卫民和楚一航都侯在了病房门外,悦悦已经昏睡七天了,好不容易从死神手里逃出生天的她不知道怎么样了,他们都焦急的想知道答案。

楚一航已经憔悴落拓到没有人形了,西服还是那天送悦悦来医院穿的那身,上面沾染到的污血已经发黑,干涸的黏在上面,昂贵的衣服皱巴巴的没了版型,整个人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在这八月下旬的气候里一个星期不洗澡就是这种味道。

原本俊美的人神共愤,帅气的祸国殃民的脸此刻胡子拉碴,两个眼眶凹陷充满血丝,眼睑下乌青一片,头发被他烦躁中抓的堪比鸡窝,哪还有一点平时那个冷静自持,俊美无涛的楚一航的样子呢?

“怎么样?悦悦醒了吗?”楚卫民迎上楼雪,一把抓住她的手着急的问道。

楚一航也很着急想知道悦悦的情况,可是他不屑跟害死她妈妈的狐狸精说话,尤其看到自己的爸爸那样不懂自重的握着楼雪的手时,他的眼神一冷,充满血丝的眼睛这么一瞪非常的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