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各取所需

恶魔炽恋 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收回视线,悦悦不想再看,因为她每看一眼这人人奢望买一栋的豪华房子,就想起建造这个房子的幕后老板楚一航……

那个嗜血残忍的变态!

心潮汹涌着一股无言的痛楚和愤怒,悦悦捂着自己的心口,告诉自己别再想,别再想。

都过去,现在她已经是全新的沐梓悦了,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任人予取予求、不懂反抗的小女孩了。

这会儿正值下班高峰期,路上很堵,行人车辆匆匆,悦悦坐着出租车先到了订好的酒店放下行李才赶去楚家。

昏暗的灯光,致命的欢愉,起伏的身躯,紊乱的呼吸,交织的缠绵,霸道而粗鲁的占有,楚一航压着一个身材惹火的美女在酒店的房间里疯狂发泄。

这是他们之间的第几次了?一航不知道了,他只知道他身体里有一团火,需要快速的发泄。

这样火热而**的运动维持了很久,当一切平息,楚一航快速起身走进浴室,大汗淋漓,身上沾染着陌生的香水气息让他觉得浑身不舒服。

凯文懒懒的看着楚一航亟不可待的冲进浴室想要洗去欢爱后的味道,深邃的墨绿眸子闪过一丝不悦,淡淡开口,“楚总裁难道还有赶去下一个约会?”

**,各取所需,即使是跟陌生的人也没什么不可以,只要那个男人够棒,给她想要的感觉。

她从不是拖泥带水,死缠烂打的女人,可是这一次楚一航在**真的是彻彻底底的取悦了她,也征服了她,让她忽然生出不想这么快结束的感觉。

很快,楚一航便冲洗干净出来了,黑发湿漉漉非常性感,身上仅围了一条浴巾,斯条慢理的捡起地上散落的衣物一件一件优雅的穿起来。

“凯文小姐是聪明人,知道什么是适可而止。”楚一航穿好衣服,对着**的凯文冷淡的开口,言语中警告意味浓重。

要不是不想回家看他们一群人开开心心的团圆戏码,他大可不必在这里跟这个女人虚耗时间和体力。

凯文静默,楚一航的意思很明确,她是个聪明人,于是妖媚一笑,“那不知我跟贵公司的合作……”

楚一航朝着门外走去的脚步顿了一下,没有回头,公事公办道,“明天到公司开完合作会议,有了大概的了解再说。”说完,头也不回的绝然离去。

楚家今晚很热闹,因为悦悦的归来,楼雪的出院,加上以臣一家的造访,让这个原本冷清了许久的豪宅再度热闹非凡。

这是悦悦五年多来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妈妈,老了,也憔悴了,脸上淡淡无光,乍一看灰白死寂一片,明显比五年前苍老许多。看到这样的妈妈,悦悦的心顿时疼痛炸开,鼻子酸涩,视线被泪水模糊,语带哽咽道,“妈妈,对不起,是女儿不孝,这么晚才回来看你。”说着就扑进楼雪的怀里,哽咽着抽泣起来了。

楼雪看着自己越发美丽自信的女儿,心中是喜悦多过伤感,揉着悦悦的头发温柔的笑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的悦悦终于长大了,妈妈也放心了。”是的,就算此刻上天要马上夺走她的生命,她也了无遗憾了,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