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你只会哭吗

... 你只会哭吗?

楚一航上前几步就一把抓住想要逃走的悦悦,钳住她纤细的皓腕冷哼,“不费心,如果你想搭顺风车为什么刚刚不拒绝,现在又跟我假客气什么。”

虽然说的极不屑,可是楚一航的手抓的紧紧的,不肯松动半分。

悦悦挣脱不开,皱着眉头仰起头直视楚一航,冷声嘲讽,“放手,我想我此刻的表现应该不至于让楚总裁你理解错吧?”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个男人,她就是做不到冷静和平和,或许她真的还没有释然吧。

楚一航眯起危险的眸子,就这么居高临下的注视着悦悦倔强不屈服的小脸,起伏的胸膛可以彰显着他此刻内心的不平静,可是他最终什么都没有说,缓缓的松开了紧握的手。

悦悦一得空隙就用力甩开楚一航的手,然后逃也似的离开,那架势就像身后有一只索命的恶鬼。

楚一航突然无声的笑开了,这丫头这般反应不正是说明她无法正视她的内心,也无法摆脱他们俩曾经发生的那件事带来的阴影么?

他不怕她恨,就怕她无动于衷,恨至少也是一种感情,要是无动于衷那就真的完了,那说明什么都不剩下了。

沐梓悦,你逃不了的。

楚一航深邃的瞳眸中闪过志在必得的决心,如锁定猎物的豹子一样,令人心颤。

悦悦匆匆冲出医院的大门,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就直奔下榻的酒店,不管如何她是不会回到楚家那个充满噩梦的地方去的。

回到酒店简单的洗漱

一番悦悦就倒在**,身心俱疲,本想肯定能倒头就睡着,可谁想脑子里乱糟糟的,心烦意乱,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这时手机响了,悦悦拿过一看是楚卫民打开的,顿时心中一紧,一种不祥的预感升起。

“喂,楚爸爸,怎么了?是不是妈妈……”悦悦说不下去了,真怕心中担心的会成为现实,楚卫民一般不会打电话给她,而且刚刚还是他却自己回来休息的,这会儿主动打电话给她肯定是因为妈妈又不好了。

“喂,悦悦啊,你快来医院吧,你妈妈刚刚吃完早饭就吐了,然后就休克了,这会儿医生们正在全力抢救她呢。”

“哦,好,好,我马上……”悦悦只觉得脑子里轰隆隆,有挖土机的挖她的大脑,除了不停的重复同一句话已经慌乱害怕到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到打开的橱柜里行李箱还没来得及收拾出来,悦悦胡乱的将自己的东西塞好,匆匆跑到前台退房,这一次她决定住在医院,在妈妈生命的最后一刻,时时刻刻分分秒秒的陪伴着她。

冲到马路上,正值中午出租车交班吃饭的时间,悦悦挥了许久手都挥不到一辆出租车。

心里焦急,担忧,害怕,眼泪像冲破了阀门的水龙头,不停的往外洒,怎么抹都是视线模糊看不清眼前的东西。

“呜呜……妈妈,你一定要等悦悦。”绝望之余,悦悦蹲在路边哭的泣不成声。

“蹲在这里哭就能拦到出租车了吗?沐梓悦你就只会哭吗?”一个淡漠的嗓音平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