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在他怀里哭

在他怀里哭

“不是,不是!”悦悦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眼泪也像决堤的海水,无法抑制的落下来,呜咽着嘶吼,“妈妈没有死,她会回来的……。”

这是,悦悦在医院的崩溃后第一次哭出来,像一只受伤而孤独的小兽,痛苦的呜咽着,哀鸣着,楚一航紧紧地把悦悦抱在怀里,低哑着声音在悦悦耳畔道:“她会在天上看着你守护你,悦悦,你要好好活下去,你不仅是一个独立的自己,你还是她生命和希望的延续,悦悦,你要加油,知道吗?”

悦悦趴在楚一航的怀里痛哭失声,呜咽着,断断续续的道:“我想她,我想妈妈……想的心都在疼……她再也不回来了,是不是?”

“一切都会好的。”楚一航收紧搂住悦悦的双臂轻语,是告诉悦悦,也或许是在告诉他自己。

以臣看着面前相拥的两人,很像深情相拥的一对情侣,而自己就像是一个不相干的路人,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转念一想,现在是非常时期,只要悦悦好就好了,不要在意太多。

心里努力压抑着冲上前分开他们的冲动,以臣告诉自己来日方长,这种醋不要吃。

楚一航紧紧的抱着瘦弱不堪的悦悦,心里有些激动,也有些失落,也只有这种时候,悦悦才会这样温顺的在自己怀里吧。

过了一会儿,楚一航发觉怀里的人突然没了动静,连哭声都静止了。

楚一航虽然很享受这难得的温柔,可是隐隐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低头一看,脸色顿时变黑了。

“该死,悦悦,你醒醒。”楚一航轻拍悦悦的脸,以前见过悦悦毫无生气的模样,所以心里闪过害怕的慌乱。

“怎么了?”以臣看楚一航的反应,心觉不妙,马上凑上前去。

“快,你去车库取车,悦悦晕过去了。”以臣听了直奔楼下去取车,楚一航当机立断,快速拉过一边悦悦的外套给她套上,长臂拦腰抱起悦悦出门。

一路上,楚一航都紧张的抱紧悦悦,不曾松开过半分。悦悦了无生气的模样勾起他五年前悦悦自杀的记忆,所以惶恐到浑身紧张,他怕这一次悦悦又会……

幸好悦悦只是伤心过度,再加上睡眠不足,长时间未进食导致体力不支才晕过去了,医生给她开了一些营养液吊着,没什么大碍。

以臣公司秘书打来电话,没等到悦悦醒来就赶回去处理事情了,医院里只留下楚一航守着悦悦,期间外出归来没见到悦悦的楚卫民也打过电话来询问悦悦的去向。

等悦悦挂到第三瓶盐水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此时已过晚上七点了,楚一航请医院的小护士给悦悦买了些清淡的饭菜热着,等悦悦醒来随时可以吃。

“妈妈——”悦悦大口呼着气直接从病**直直的坐起来,瞪大一双惊恐慌乱的眼睛,刚刚梦里她看到妈妈化疗太痛苦,接着就吐了,吐着吐着就难受的倒地休克过去。

“小心!”楚一航没料到悦悦会以这种方式醒来,这样的激烈,以至于手在乱挥中输液的针扎穿静脉,鲜红的血快速涌出来,染红一片,也刺红了他的眼。

眼疾手快的拔去针头,用手紧紧按住止血,楚一航才气不打一处的朝悦悦低吼,“女人,你就不能安分一点吗?”

楚一航的声音让梦靥的悦悦回到现实,她渐渐冷静下来,妈妈已经永远的离开,再也不用忍受病魔带来的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