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陪他参加晚宴

... 陪他参加晚宴

悦悦面对楚一航的时候总是控制不住的紧张,看着楚一航就那么站着,高深莫测的看着自己,她低下头,低声道,“没,没有谁,没什么事……”说完就想装鸵鸟快速溜回自己房间去,她还要去网上查查餐厅的信息,定好晚上的位子呢。

眼见悦悦要溜走,楚一航伸手先一步拦在她面前,“等一下,我有事要说。”

悦悦刹住脚,美眸漾着疑惑看向楚一航,“什么事?”

“今晚一起吃晚饭吧,爸爸的好友过寿,但是他今晚赶不回来,所以让我们俩务必替他出席江伯伯的寿宴。”楚一航说的无懈可击,合乎情理,令悦悦无法拒绝。

可是,晚上她已经跟以臣约好了,为了庆祝她找到工作要一起吃晚饭。她可以正大光明的拒绝楚一航,跟他说已经跟以臣约好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敢说明真相,更不敢直视楚一航的眼睛。

“知道了。”悦悦小声说着,就越过楚一航朝自己房间走去。

“礼服我已经给你订好了,一会儿会有人给你送来。”楚一航淡淡的说完就朝楼下走去。

悦悦停下脚步,看着楚一航下楼的背影,心情有说不出的抑郁。为什么她还是惧怕他,不敢理直气壮的大声跟他说话,或是拒绝他的要求。

回到房间,悦悦只能打电话跟以臣道歉,并约了其他时间再庆祝。

打完电话,悦悦就一个人坐在卧室开始呼吸乱想,只要一想要跟楚一航出双入对去参加寿宴悦悦就紧张到手足无措。

时间

像是凝固了,悦悦的紧张感一点都没有消退,时间又像已经过去很久了,就到天色已经一点一点暗下来。

房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悦悦,时间快到了,你怎么还没有换衣服?”楚一航在书房处理了一些邮件,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下了楼发现礼服店送来的礼服还在客厅的茶几上,于是主动拿着礼服上楼来提醒悦悦。

听到楚一航的声音悦悦才回神,惊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哦,哦,我知道了,这就去换。”

楚一航静静的站着没动,没过多久悦悦打开房门,没说话直接递上手中装有礼服的盒子。

“谢谢,我马上去换。”悦悦呐呐道,接过盒子“砰”的一声就把房门给关上了,将楚一航隔绝在了房间外面。

房门差点撞上楚一航的鼻子,他微微蹙眉,深沉漆黑的眸子微闪,最终所有的情绪都归于平静。

很快,房间门重新打开,悦悦就换好礼服走出来。

一袭裸色镶水钻的及地长裙,面料的手感极好,又轻又柔软,裸色的长裙衬得悦悦的肤色白皙无暇,穿在悦悦身上非常的显气质,端庄高贵,像极了优雅的公主。

楚一航被惊艳了,呼吸有一瞬间的窒息,愣了有足足三十秒才找回声音,“快下楼吧,发型师已经在客厅等你了。”说完,转身径自朝楼下走去。

悦悦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晚礼服,再撸了一把自然披散的长发,随即吐了一下舌头关门下楼,她这发型配这身昂贵的礼服确实不合适,想不到楚一航想的还挺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