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无意中撞见他出浴时的模样

... 无意中撞见他出浴时的模样

楚一航一到下班时间,就准时走出办公室,手中拿着要送给悦悦的手机。

回到家楚一航直接到悦悦的房间外,敲了敲门没人应,这是管家吴伯经过,“少爷,小姐说是跟以臣少爷吃晚饭去了。”

“嗯。”楚一航淡淡的应了声就转身准备离开,走了两步又退回来,朝着门用力一推,门没锁,楚一航就径自走进去把手机放在悦悦的梳妆台上。

悦悦晚上八点不到就回来了,本来因为以臣突如其来的表白觉得有些尴尬而不想赴约,可是最开始明明是她要请客庆祝的,所以纠结了许久悦悦还是去了,幸好以臣说话算数,愿意给悦悦三天的时间,所以晚饭的时候并没有提及什么尴尬的话题,吃完晚饭就马上送她回来了。

一直到回到家,悦悦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今晚终于是有惊无险。”

这个时间佣人们都休息了,悦悦轻声轻脚的上楼,决定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自己房间。

二楼左手边第一间房间就是楚一航的,悦悦每次回自己房间都势必会经过他的房间,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悦悦每次经过总是会屏住呼吸。

今晚奇怪的是楚一航一向紧闭的房间门居然破天荒的大开着,悦悦看到门口有明亮的光线射出来,便在经过的那一刹那朝里看了一眼。

只一眼,悦悦便紧张的闭上眼,快步朝前走去,逃回自己的房间。

门外的急促脚步声远去,就站在门口不远处背对着门擦拭湿头发的楚一航勾起了一个邪魅的弧度。

刚沐完浴的他只有腰间围了一条白色的

毛巾,露出了结实的胸膛和修长矫健的双腿,古铜色的肌肤在橘黄色的灯光下诱人遐想。

悦悦一直冲进自己的房间都不敢睁开眼,“砰”的一声关上房门,悦悦急促的呼吸着,小胸脯一鼓一鼓的,脑中挥之不去的刚刚楚一航出浴后性感的一幕,不知道为什么,刚刚那一瞬间她就心跳加速,口干舌燥了。

五年前,那个盛夏的夜晚,喝醉酒的楚一航把她压在身下,也是那一俱精壮的身体,疯狂的占有自己,霸道索取……

悦悦猛的睁开眼,拍打着自己的脸,自我催眠,“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在想什么,别想,别再想了!”

悦悦只觉得自己全身发烫,就冲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用冷水不断的冲脸,想要压下那种蠢动紧张的感觉。

看着镜子里湿漉漉,满脸潮红的狼狈自己,悦悦忽然觉得很心慌,她这是怎么了,以前她憎恶楚一航,只要一看见他就会想起十八岁那一夜的伤害和疼痛。可是现在的她,居然……居然不再害怕,反而变的有一丝渴望?

天哪,这个念头太可怕了!

“难道,我真的是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所以开始想男人了?”悦悦对镜喃喃自语,有些难以接受自己思想上的转变。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是不是该考虑以臣的建议,答应试着跟他交往看看呢?”悦悦心情突然变的沉重起来,对于楚一航的感觉转换,让她变的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用以臣做挡箭牌来逃避楚一航对不对。

但是不管如何,楚家是不能再住下去,要不然总有一天会出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