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意外受伤

... 意外受伤

“有没有人啊,来人啊……快来人……”心里着急,悦悦跑的跌跌撞撞的,眼泪在眼眶的打转,楚卫民虚弱苍白的样子让她担心心疼。

花房是在楚宅的西北角落,因为楚卫民的交代,平时很少有人过来,就算楚卫民不在家也只有吴伯过来打理,所以悦悦一路奔出来没见着一个人影。

悦悦心里担心着楚卫民,又急又怕的大叫,朝着主屋一路喊过来。

楚一航驱车缓缓驶进大门,就看见悦悦满脸是泪跟个疯子的似的朝他跑来,马上踩下刹车停下。

打开车门,拦住跌跌撞撞的悦悦,皱眉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悦悦看见楚一航就像看见救醒一样,一头扑进他怀里,揪着他的衣服急道,“爸爸,楚爸爸在……花房摔倒了。”

楚一航听了心里一惊,几乎是的下意识的动作,猛的推开悦悦拔腿就往花房跑去。

悦悦一个不察,就被楚一航猛力的推倒在地,屁股着地,小脸痛的皱成一团。可是她也没心思去怪楚一航,一个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跟着跑去花房。

跑的气喘吁吁,还没到花房,就已经看见楚一航横抱着楚卫民从里面走出来了,一步一步稳稳的,悦悦心里放心不少,停下脚步,感动的鼻子酸酸的。

“悦悦,别哭,楚爸爸没事。”楚卫民见悦悦不停的掉眼泪,以为她是在担心自己,虚弱的出声安慰。

“我不哭,不哭。

”其实她是感动的,悦悦用袖子用力的擦去眼泪,亦步亦趋的跟在楚一航身后。

因为楚卫民说扭到了腰,楚一航担心他伤了骨头,也不敢轻易搬动他,就打电话请了家庭医生过来。幸好真的只是扭伤,不过医生交代说楚卫民年纪大了,骨头硬,容易骨折之类的,以后要当心。

做了牵引推拿,又敷了药,医生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就离开了。

这时楚卫民已经缓过来了,气色也好了很多,他已经坐上刚刚预定送货上门的轮椅了,医生有交代接下去的半个月动作尽量不要太大,少走路。

“好了,折腾了这么久,都饿了吧,吃晚饭吧。”楚卫民笑呵呵的看着儿女围绕早身边,享受着被关心被重视的感觉。

楚一航这才发觉自己是真饿了,一晃都到七点半了,吴伯听到楚卫民的话已经去端菜上桌了。

“楚爸爸,你吓死我了,还好没什么大事。”悦悦松了一口气,笑着推着楚卫民的轮椅朝客厅走去。

“没事,我也就是当时踩到湿泥土滑了一下,以后我会当心的。”楚卫民已经把刚刚那种钻心的疼痛放脑后了。

楚一航静静的跟着,看着前面和谐的父女俩,悦悦刚刚的表现,她是真的打心里紧张爸爸,要是换了思雨……她会这么紧张爱护爸爸吗?

三个人说说笑笑,晚饭才非常和睦的气氛下结束,其实最主要还是楚卫民跟悦悦在说笑,楚一航安静的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