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及时刹车

... 及时刹车

楚一航的反应令陈思雨有些挫败,可是她不死心,反而越挫越勇,整个人趴在他怀里,扭动着身体邀请道,“一航……你好讨厌……”呼吸轻轻柔柔的喷洒在楚一航的耳后,她就不信了他能无动于衷。

楚一航眸光一沉,随即关上电脑屏幕,抱起陈思雨走出书房直奔卧室。

眼见得逞的陈思雨柔弱无骨的偎依在楚一航怀里,笑的妖魅又自信,还带着一种得逞的坏。

楚一航抱着陈思雨,脚步急促,却在经过悦悦的房间外脚步一滞,然后不自觉的放下来。心里有种抗拒,双脚就再也不愿前进一步,他放下陈思雨,淡淡开口,“不早了,快回去休息吧,明早我还有个会议要开。”

说完,也不管陈思雨是什么反应,径自回到自己房间。

“砰”的一声,彻底的将陈思雨隔绝在门外。

“不,一航……”错愕之余回神的陈思雨追上去想要挽留,可关上的门差点撞到她的鼻子,吓的她急忙后退两步。

这……发生了什么事?在这之前不是都好好的吗?怎么说翻脸就翻脸,说熄火就熄火了呢?

可是房门已经关上,陈思雨也不想表现的像个欲?女一般大吵大闹,深更半夜不想因为这种事情把大家都吵醒,这要传出去她以后还不要做人了?

可是心里又不甘,刚刚被自己挑起的火正在体内猛烈的燃烧着,这下好了,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陈思雨瞪着紧闭的房门许久,最后只能愤愤的回到自己房间。

哼,总有一天,她会将楚一航彻底的拿下的。结婚,可是楚一航亲自允诺的,

也已经知会过楚卫民了,板上钉钉的事了,是不可能再改变的了。

该是她的逃不了,只是时间早晚罢了。

这么想着心里就放心不少,心情也没那么郁闷了,陈思雨脸上闪动着志在必得的决心,随即高昂着头回到自己房间。

楚一航的脑子里不停的闪现着那一夜悦悦沉沦在自己身下的沉醉表情,就是因为那样的表情,让他忍不住要了她一次又一次……

可是,他抱着陈思雨的时候怎么会想着悦悦呢?为什么他会觉得跟陈思雨在一起做那种事会对不起悦悦?

烦躁的抓着头发,他真的是疯了,为了那一点可笑的感觉,他居然……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胯间高高支起的小帐篷,楚一航低咒一声,他居然折磨自己,让自己承受这种非人的折磨。

胡乱的扯掉自己的衣服,不管冷冽的气温,光**走进浴室去冲澡,楚一航只想借冷水的温度来熄灭身体里不断窜起的火苗。

同样躺在**辗转难眠的悦悦一点也不知道,在另一个房间里,有个男人对她思念成狂,为了身体忠于她,不得不用冷水来浇灭一切欲念。

睁着眼,回想着白天的事情,楚一航一听说楚爸爸跌倒的事情时,他猛的推开自己……

悦悦撇撇嘴,揉揉到现在还在痛痛的pp,想着路一航真粗鲁,之前还说喜欢自己,可是一眨眼又跟陈思雨搅和在了一起,他说会保护自己,却那么用力的推倒自己……

想着想着,悦悦觉得委屈,心里升起一丝埋怨。

眼泪一颗颗的滑落,没入枕巾,湿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