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你在害怕什么

你在害怕什么

楚卫民眼看着陈思雨走到房间门口掏出钥匙开门,突然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思雨啊,你在美国的主治医生是谁?当初悦悦的妈妈也是生了这个病,美国那边这方面权威的医生我也认识不少,我看看要不要给你联系一下,给你制定一些调理身体的药膳?”

陈思雨开锁的手一抖,差点把钥匙掉地,她深思一口转过头对着楚卫民客气笑道,“不用了楚叔叔,以后我会注意身体的,能不喝酒就尽量不喝。”

“也罢,你们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随你们去吧。”楚卫民轻声嘀咕一下,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陈思雨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冷汗浸湿,双手抖的不像话,几乎连钥匙都握不稳。

楚卫民在商场纵横几十年,他可是一只狡诈多变的千年狐狸了,以后可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注意了。

楚卫民回到自己房间,想着刚刚跟陈思雨的对话,以及她的反应,加上近一段时间的表现,总觉得疑点重重。

想着想着就没了睡意,起身一看钟,十一点半了。

翻出一本电话薄,打了几通电话,最后联系上了纽约一个肿瘤权威医院,跟主攻癌细胞研究的威廉教授通上了电话。

“威廉博士,我是楚卫民,之前我们见过面的,我现在有些问题想要问你,没打扰你用餐吧?”楚卫民客气的问候,根据时差,这个时候纽约时间是刚好是中午,是用餐时间。

“楚先生?哦,没事没事,有什么问题请讲。”威廉博士愣了三秒才反应是曾经赞助过肿瘤医院的富商,也曾因为妻子的病来咨询过,所以很客气的说道。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侄女患了胃癌……”沉吟片刻,楚卫民还是决定将心中的疑惑问出口,要不然心里有了这个疙瘩会寝食难安的。

悦悦被陈思雨刺了一句,虽然表面表现的很冷淡,可是内心毕竟是有波动的。不是楚家的女儿却住在这个家里,这种寄人篱下的状态一直是悦悦心里的一块心病。

闷闷不乐的回到自己的房间,还未开灯就闻到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房间里有人,悦悦顿时一惊。

“谁?”因为是在自己的房间,悦悦熟门熟路的想要过去开灯,黑暗中什么都看不清让她觉得恐慌。

“别开灯,是我。”楚一航已经预先知道悦悦要去开灯了,及时出声阻止,“就这样,别开灯,我们心平气和的说会儿话。”

楚一航独有的冷淡嗓音瞬间抚平了悦悦心中的恐慌,她稳了稳心神,黑暗中摸到沙发上坐下,坐下之后发现原来楚一航就在身边,又惊的马上想站起身来。

“别动,就这样。”楚一航及时的按住悦悦,低低沉沉的声音让人不自觉的跟着去做,忘了反抗。

“你,想说些什么?”悦悦的眼睛还没有适应黑暗,她紧张的舔了一下嘴唇,轻声的问。

“悦悦,你在害怕什么?”黑暗中,楚一航能很明显的感觉出身边的悦悦的局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