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你怎么哭了

你怎么哭了?

悦悦摇头,虽然她午饭也没吃,这会儿也过了吃晚饭的时间了,可她竟然一点都不觉得饿。

“那等输完液再出去吃吧。”楚一航就着床沿坐下,伸手在悦悦额头探了探温度,“还是有点烧。”

楚一航的突然靠近让悦悦浑身紧张,她僵直着身体躺着,一双灵动的美眸瞪的大大的,直到他的手离开才稍稍放松些许。

“你怎么来了?”悦悦虽然不太有意识自己是怎么来的医院,可是她记得自己失去意识前看见的人好像是艾瑞克。

“我打你手机一直没人接,就在刚刚才打通,是江伯母接的,是她告诉我你在医院。”楚一航没说自己已经冒雨找了五六个小时了,为了找悦悦他推掉了陈思雨的约会,扔下许久紧急的公事。

“哦。”这么说她晕倒前看到的人并不是幻象了。

“还有哪里觉得不舒服吗?”楚一航见悦悦说话有气无力的,担心她不只是发烧而已。

“就是觉得头很重,浑身无力,其他的还好。”悦悦虚弱的开口。

“那你再睡一会儿,等输完液我叫你。”楚一航替悦悦掖好被角柔声道。

“嗯。”悦悦乖巧的闭上沉重的眼皮,她确实觉得很累,才闭上眼没多久就又睡着了。

楚一航静静的守在床边,看着这张令他心动又心烦的美丽容颜,以前总是埋怨悦悦不懂他的心,可是现在……即便懂了又怎么样,他已经失去拥有她的资格了。

忍了忍,最终还是没忍住,楚一航伸出手,轻轻划过悦悦肤质细腻的脸庞,冰冰凉凉的,是他一向熟悉和喜爱的触感。

看着熟睡的悦悦,楚一航轻声呢喃,“悦悦,今生,我们……该如何是好?”

是问悦悦,也是问自己,这辈子,好不容易让他这个不以爱情至上的男人爱上一个女人,认清事实并且认命,可是……命运偏偏在这时跟他们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他最终……还是不能跟悦悦厮守今生,可是……他却仍旧抱着侥幸的心理不愿放手,想着上苍或许还会给他们一次珍惜彼此的机会。

即便,悦悦不爱他。

即便,他失去了资格!

这样揪心深情的呢喃,最终还是逼出了犹未熟睡的悦悦的眼泪,她听话的闭上眼睡觉只是因为她不知道怎么面对即将成为别的女人的丈夫的楚一航。

悦悦的妈妈自她有记忆以来就一直被别人叫做破坏别人家庭的狐狸精,所以悦悦;理所当然的就被别人叫做小狐狸精,将来也会跟她妈妈一样去做第三者,去破坏别人的幸福。

可是悦悦知道自己不是,所以她不愿去当楚一航和陈思雨之间的第三者,她不想落实狐狸精的称号,她不想,也不能。

可是悦悦所有的坚强和伪装,所有的隐忍都在楚一航这样一句轻轻的呢喃中瓦解、崩塌。

“悦悦,你怎么哭了?”楚一航发现悦悦的眼角有擦不完的泪水,心中一痛,更多的是慌乱。

“唔……”悦悦睁开眼,眼眶红红的充满泪水,她坐起身不顾一切的扑进楚一航的怀里,失声恸哭起来。

满腹的委屈,只有换做泪水发泄,悦悦只是哭,却什么也没说。

楚一航抱紧悦悦,感受着她难得的温柔,两人静静的相拥着,什么也没说。

或许,此刻说什么都是不适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