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偷来的短暂幸福7

... 偷来的短暂幸福7

楚一航一顿,他顿时明白悦悦还是有阴影的,从容的将手从悦悦双腿间抽出,然后抑制着自己的冲动,俯身在悦悦脸上留下细细密密的吻,让她无从逃避。

悦悦僵硬的身体又渐渐开始放松,这一回楚一航的吻很轻柔,带着一种呵护宠爱的感觉,让悦悦放松最后一丝戒备。

“你真甜……”

是楚一航性感醇厚的声音,悦悦忍不住低低的笑了,如梦似幻的美好,忍不住伸手抱住了楚一航,两人身体更加紧密的贴合在一起。

楚一航的吻开始变的狂野炽烈,仿佛要将她燃烧,霸道的吻,灼热的呼吸,让带着悦悦脑海中好炸开了一片灿烂的烟火,绚丽多彩,沉迷其中。

心激烈的跳动着,柔若无骨身体在他身下微微颤抖,他的吻愈发猛烈,捕捉到她的舌头,吮着,吸着,仿佛她的舌头和口中的汁液是上好的琼浆。

他的手急切的在她身上游移,扯掉了她单薄的睡衣和贴身衣物。她的身体从头到脚都变得灼热,仿佛一团火在烧。

她不知道自己在渴望什么,也不知道怎么纾解身体紧绷的疼痛,只想和他紧紧地贴在一起,永不分开。

楚一航吻着,抚着,大手下移,分开悦悦的双腿,再也受不了的胡乱而又用力地撞了进去……

身下的紧致让楚一航发出满足的叹息,他享受着,继而狂野的攻占着她的美好。

悦悦咬着牙,细细感受他的每一次撞击,跟着一起沉沦。

汗与汗的淋漓,

颈与颈的相交,发与发的缠绵,肌肤与肌肤的相贴,唇与唇的辗转反侧,是出自最原始的冲动,是人类最初的浪漫。

昏暗的灯光中,一片旖旎春色正在悄然绽放。

交替起伏的喘息声回荡在偌大的房间里,许久之后才停下。

两人皆是大汗淋漓,可是楚一航仍旧紧紧的抱着悦悦,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悦悦光裸的美背。突然想起什么,有些压抑的开口,“对不起悦悦,刚刚我太着急,忘了做安全措施了。”

悦悦虽然伏在楚一航怀里没动,可是身体明显已经僵直了,楚一航的话听在她耳朵就是不想让她怀他孩子的意思。

为什么?因为他马上要结婚,所以有为他诞下合法继承人的人选了是吗?

她楚悦悦什么都不是,所以她不配?

沉默许久,悦悦才低声开口,“你放心,这几日是安全期。”

楚一航拥紧悦悦,他不知道悦悦的多想,其实只是单纯的为悦悦着想。毕竟悦悦以前对孩子的事有阴影,这一次要是怀上了,对于一个还未结婚的女人来说是相当痛苦困难的。要么选择拿掉孩子,要么选择生下来,可是无论哪一种,对悦悦来说都是不可估计的伤害。

想到这里,楚一航轻轻抚上悦悦平坦的小腹,“这里,曾经真的住过我们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有一丝期待,期待有一个属于他跟悦悦的孩子。

有了孩子作为纽带,那么今生今世他跟悦悦之间,就再也分不开了,有了一生一世的羁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