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偷来的短暂幸福10

偷来的短暂幸福10

悦悦脸红耳赤的从楚一航手中接过卫生棉,从此这卫生棉几乎成了两人之间的定情信物了。

折腾完已经凌晨三四点了,这一次两人真的都累了,加上悦悦来例假,楚一航也没有发挥的余地了,于是老老实实抱着睡觉。

可是悦悦累归累,因为肚子疼,翻来覆去就睡不着。

“怎么了?”黑暗中,楚一航能感受到悦悦睡不到,便轻声开口询问。

“我肚子疼……”悦悦声音细若蝇蚊道。

难怪从下午开始就觉得小腹涨涨的不舒服,但是为了给楚一航一个难忘的夜晚而精心准备的悦悦并没有意识到是大姨妈来了,然而现在知道了,就觉得浑身不舒服了。

悦悦本来来例假的时候并不会觉得难受或是肚子痛的,可是十八岁那年夏天意外怀孕后做了人流,之后心情低落抑郁,并没有好好的调理,可能是落下了病根,之后每一次例假来的时候都会觉得腹痛,严重的时候还会痛的在**打滚。

“那怎么办?”楚一航翻身而起,他一向是女人为无物,这方面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

“我以前痛的难受就冲杯红糖水。”悦悦痛的眉头紧锁。

楚一航见悦悦这么难受,不由的着急起来,“红糖水有用吗?还是去医院吧?”

悦悦紧紧缩成一团,觉得浑身发冷,她没好气的白了楚一航一眼,“你嫌我丢脸丢的还不够是吧?有谁大姨妈来了会去医院的?呜呜……”

其实悦悦也只是发泄发泄,不是真的哭,身体太难受,只能寻找别的途径舒缓一下。

“哎,你别哭,我去问问酒店的工作人员有没有。”楚一航起身穿好衣服就往外走。

悦悦抬眸,看着楚一航匆匆跑出去的背影,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这个男人,以前那么讨厌自己爱捉弄自己伤害自己的男人,现在不但不嫌弃她例假来了脏,还为她忙前忙后,甚至愿意放下男人的尊严去问陌生的人要红糖……

楚一航很快就回来,他刚巧问了酒店的VIP经理,是一个中年女人,她不仅给了楚一航一袋子红糖,还告诉了楚一航如何止痛的方法。

煮了开水泡好红糖,楚一航递到悦悦面前,“刚刚那经理说了,喝的时候要烫一点,这样效果才好。你小口小口的喝,可别真的烫着了。”

悦悦接过杯子,默默的看着楚一航的俊脸,这个季节香港的夜里不算热,可是他的额头布满汗水。

这一切,都是为了她。

喝了红糖水,悦悦觉得好些了,肚子也没有刚刚那么痛了。

“躺上来。”楚一航拍拍身边的被褥对悦悦说道。

悦悦也不问为什么,乖乖的躺在楚一航身边,心里充斥着对楚一航的感动。

楚一航二话不说,将被子盖在两人身上,一只温暖的大手搁在悦悦的小腹,力度适中的的顺时针替悦悦按摩起来。

“这样会舒服一点,快睡吧。”黑暗中,楚一航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在悦悦耳边响起,温柔的能沁出水来。

这样安静而美好的同床共枕,是悦悦万万想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