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危险中他的拼死保护5

危险中他的拼死保护5

两人刚跑到打开车门的白色警车旁边,这时从车后跑出来两个举着两寸长砍刀的彪形大汉,楚一航及时刹住脚步,抱着悦悦转头跑向黑暗的深巷子。

赖皮陈带着两人从小旅馆里冲了出来,那两个彪形大汉朝暗巷指了指,一伙儿五人带着家伙齐齐的朝暗巷追去。

小警员一看这架势有些瞎蒙了,好半天回过神来才打电话回去报警,自己则拔出腰带上的枪也追进暗巷。

楚一航抱着悦悦一路疾跑,也不看方向,在黑暗的巷子里乱冲乱撞,越跑越偏。可是楚一航知道,他不能停,即使不为自己,也要为了悦悦而跑。

气喘如牛,精疲力尽了,可是楚一航仍旧跌跌撞撞的往前跑着,一旦停下,就意味着他和悦悦随时变成赖皮陈的刀下亡魂。

身后那些叫嚣和谩骂越来越清晰,可是他的脚步却越来越沉,急速的喘气让他喉咙充血,几乎就要闻到血腥味了。

“一航,你放我下来吧,你这样会吃不消。”悦悦在楚一航怀里哀求着,她心疼的抱住他,虽然黑夜什么都看不清,可是他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在昭示着他的体力透支。

楚一航胸口有一团火,在源源不断的朝着怀里的悦悦传递热力,即便是隔着厚厚的衣服,悦悦还是能清晰的感受那被汗水浸透的湿濡。

“不……行,你在……生病……”楚一航的拒绝也变的断断续续,有气无力。

“我没事的,你放我下来吧,要不然我们两个人都得死。”悦悦急急劝道,她知道有时候楚一航固执的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了,可是这个时候不是固执的时候。

刚刚睡觉的时候就出了一身虚汗,又被惊吓了一阵,悦悦出了不少汗,里面的衣服也湿了,被楚一航抱着这么一路狂奔反而冻的她瑟瑟发抖。

“真的……没事?”楚一航再三确定,悦悦说的有道理,他没关系,可是他不能让悦悦出事,可是悦悦看起来很虚弱,他真的很不放心。

“没事,我觉得有些冷,或许下来跑一下就不冷了,再说我自己跑既可以给你减轻负担,又能加快速度。”悦悦见楚一航犹豫了,就更加卖力的游说他。

“好吧,但是……跑不动,就说。”楚一航喘着气停下脚步,轻柔的将悦悦放在地上,然后紧紧拉着她的手,一起朝着黑暗伸出奔跑。

H市某知名婚纱礼服精品店

周六晚八点

陈思雨穿上已经特地微调过尺寸的宴会礼服,站在偌大的落地镜面前,可是此刻她丝毫没有心情欣赏那镜中美艳动人的自己,而是内心焦虑不已,低着头不停的用手拨打楚一航的电话。

她已经整整两天没有见到楚一航了,也没有他的半点消息,打他手机也总是打不通,不是忙音就是手机没电了。

明天晚上就是他们的订婚宴了,他……会不会不出现?

陈思雨被这个突兀的想法吓了一跳,手一动,手机滑落在地,而她则是惊恐的瞪大双眼看着镜中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