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危险中他的拼死保护8

危险中他的拼死保护8

忽然,一个不大的闷响,两人齐齐撞上坚硬的墙壁。

来不及呼疼,两人往后跌倒,猛的停下,浑身虚软无力,连痛都顾不上了,也爬不起来了。

连连喘了几口气,楚一航自嘲一笑,“看来,今夜真是天要亡我们了。”

“没,没事。”悦悦微弱开口,苍白的小脸满是汗水,一点血色都没有,她软软的往后靠躺,“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算死也无憾了。”

悦悦这一刻甚至想到,要是真能在这一刻死去,或许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归宿了。

“你……”楚一航哽住,“傻丫头,是我害了你了啊,我不该带你来香港的。不然的话,你肯定活的好好的,这辈子会遇到很多疼爱,幸福安乐的过完一生。”

他为什么会去找那个赖皮陈,不就是三千万么?三千万怎能和悦悦的生命相比?

看他该死的做的些什么蠢事,楚一航懊恼至极的朝着地面狠狠一砸。

“老大,快追,这是条死巷子,他们跑不了……”

“快追,快追……”

气喘吁吁的暴戾声音尾随而来,令楚一航警觉的站起身,护在悦悦前面。

既然逃不了,那就面对吧。虽然对方人多,且有武器,可是黑暗是最好的天然屏障,让悦悦可以隐匿不被发现,也可以让对方的刀枪无法对准目标。

“悦悦,你到角落里去,别让他们发现你。”楚一航轻声交代。

“你……”想要干什么?悦悦惊恐的瞪大双眼,她意识到楚一航要跟对方殊死一战的决绝,心中惶恐不已,但是更多的是想自己不能成为楚一航的负担。

赖皮陈几乎就要虚脱了,他渐渐慢下脚步,身后的一个喽喽来不及刹住脚还撞上了赖皮陈的后背。

“我次奥,你他X的想找死对吧?”赖皮陈差点被撞倒,他转过身就朝着身后的手下甩去一巴掌。

“啪!”清脆的掌声在黑夜的深巷中尤其清晰。

“对不起,对不起,老大。”那手下也不敢啃声,只能唯唯诺诺的不断道歉。

“滚一边去。”赖皮陈暴戾一喝。

“是,是……”

“哎,那个谁,过来!”赖皮陈也不知道要呼谁,便不耐烦的喊了一声,“离巷子尽头还有多远,去探探。”

那个手下机灵的上前,对着黑暗中赖皮陈发出声音的方向回答,“据估计,这里就差不多了,说不定那两个人就在附近。”

“砰砰!”赖皮陈举起枪就朝着黑暗中乱射两枪,狠戾喊道,“楚总裁,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格老子的,敢找爷要钱。”

枪声的安静的黑夜中显得尤为可怕,子弹带着遒劲的力道射出,一股无形的硝烟顿时弥漫,悦悦死死的咬唇不敢发出半点声音,死亡笼罩在她的心头。

得不到回应的赖皮陈没耐性了,对着手下道,“大家都把手机调成手电筒的状态!”

“是,老大!”大家悉悉索索的挖出手机。

楚一航知道赖皮陈有枪,如果等光线出现,那么他跟悦悦都无路可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