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中风10

中风10

悦悦看着楚一航一步一步走向自己,觉得一阵恍惚,直到他站定在自己面前才发现自己好像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傻乎乎的仰起头反问,“什么?”

“没事。”楚一航有些不忍,这样的傻女孩,被他辜负了,别过眼淡淡开口,“爸爸今天状态怎么样?”

悦悦装作两人之间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没心没肺的一笑,“今天楚爸爸气色好了很多,一会儿你陪他多说说话,他能听得见我们说话,真的。”

“好。”楚一航淡淡的应道。

“你怎么会这个时候过来,公司忙吗?”悦悦怕沉默太尴尬,于是不停的找话题。

“路过,进来看看。”楚一航的回答更奇葩。

悦悦已经没有了接着往下问的冲动了,她指了指病房,“你先进去陪一会儿楚爸爸吧,我去买杯咖啡。”

“帮我也带一杯。”楚一航点头,转身朝病房走去。

悦悦撒腿狂奔,一直到奔出医院的大门才气喘吁吁的停下,弯下腰顺气的她已经泪流满面。

一转身,他们就错过一辈子,如今相见问候,两个陌生人都不如。

是命运跟他们开了个玩笑,还是他们违抗了命运的安排?

“悦悦,你怎么出来了?”艾瑞克打开车门,拄着拐杖困难的挪下车来,他没想到刚到医院门口就见到悦悦了。

才几天没见,她怎么瘦了?看起来这么憔悴?

“你来啦。”悦悦转过身快速擦去泪水,这才转过头强颜欢笑。

“你这女人是怎么照顾自己的?怎么才几天不见就弄的跟个怨妇似的。”艾瑞克拄着拐慢慢走到悦悦面前,一开口就毫不留情的批判悦悦。

“我哪有?”悦悦狡辩,可是哭过的嗓音很沙哑,一听就听出来了。

“你哭了?”艾瑞克皱眉研究怪物似的看着悦悦,“为了楚叔叔的病吗?”

“嗯。”悦悦不想让艾瑞克再追问,就胡乱的点头。

“真的很严重吗?”艾瑞克忍不住忧心起来。

“不会,我只是……难过,一时没控制好情绪。”悦悦搪塞着,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是因为楚一航而难过。

“我认识一些这方面的权威医生,刚刚来的路上我已经联系好了,在国内的今天马上赶过来,估计今晚回到,国外的大概过两天也会来,你放心,楚叔叔一定会好起来的。”艾瑞克真以为悦悦是在担心楚卫民,他也知道悦悦不是楚卫民的亲生女儿,可是感情却胜过亲父女,看到悦悦这样担心楚卫民,心里也为悦悦的孝顺感动。

悦悦顿时惭愧极了,就像哑巴吞了黄连,有苦说不出,更是愧对艾瑞克的关心。“谢谢你,艾瑞克。”

“那你拿什么谢我?”谁知艾瑞克一点也不谦虚,直接问悦悦兑现感谢来了,他斜着眼将悦悦从头看到脚,不屑道,“身上也没几两肉,卖不出什么价钱。”

“呃……”悦悦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她干嘛那么多嘴问这一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