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只做兄妹2

只做兄妹2

“呃……”好吧,艾瑞克也不认识陈思雨,更不知道她和楚一航以及自己之间的纠葛,悦悦识趣的选择闭嘴。“老佛爷,您这边请,小心台阶!”

两人慢慢的走入咖啡馆,这时隔了两条马路的百米之外,陈思雨坐在伯格的车中,紧张的拍着胸口,“吓死我了,差点被那丫头发现。”

“不过是个小丫头,你怕什么。”伯格不甚在意回她。

“你懂什么,要是她去楚一航面前多嘴,那么我们之前的努力就功亏一篑了。”陈思雨不悦娇斥,抱怨道,“跟你说了这段时间不要轻举妄动,等我指示,你这个人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

伯格捏着陈思雨尖细的下巴,邪笑道,“这不好几天没见你,我想你了。”

陈思雨没好气的挥开伯格的手,怒道,“你脑子里就只有那些龌龊思想了吗?麻烦你控制好你的下半身,别再坏我的好事。”

伯格完全不把陈思雨的怒气放在眼里,依旧痞赖笑着,“那么销魂的事情怎么能是龌龊的呢?”

“你还想不想要钱了?”陈思雨怒目瞪着伯格,脸色微微涨红,挥开伯格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的狼爪下车,“你这段时间还是不要来找我,我得马上去医院,免得那小丫头起疑。”

“哎……”看到陈思雨砰的一声关上车门扬长而去,伯格从车窗探出头来叫住她,“有什么新情况随时打我电话。”

陈思雨头也不回,只是挥了挥手表示她知道了。

匆匆回到病房,悦悦并不在,倒是楚一航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昏睡不醒的楚卫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航,你怎么在这里?”陈思雨惊讶的出声,难怪她今天在公司找不到他,问金秘书也不愿意透露。

闻声,楚一航回头,看到陈思雨朝自己走来,遂起身淡淡开口,“我过来看看爸爸,你怎么也过来了?”

陈思雨露出一丝忧愁,眼睛看着楚卫民难过道,“我担心楚叔叔,刚巧手头上的工作忙完了,就想来医院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你有心了。”听到陈思雨对自己父亲的关怀,楚一航心头划过一丝感动,更坚定了要好好对她的想法。

“你要是有事可以先去忙,我留在这里照顾就行了。”陈思雨走上前,体贴的替楚卫民掖一下被角。

“没事,我再待一会儿。”楚一航看着楚卫民平静却苍老的脸,记忆中那个强势的爸爸已经垂垂老去,这样孱弱的躺着,他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可以陪着他,所以能尽力的时候就多尽一份力吧。

正说着话,悦悦提着咖啡扶着艾瑞克慢慢走近病房,看到陈思雨和楚一航两人亲昵的靠在一起照顾楚卫民时微微一愣。

他们多么像和谐的一家人,而自己不过是错误闯入的外来者。

这样的想法令悦悦呼吸一滞,一种钝钝的痛慢慢自心底蔓延开来,虽然不是很强烈,但也是刻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