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只做兄妹5

... 只做兄妹5

“嗯。”悦悦淡淡应着,也跟着沉默了下来。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想念,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

悦悦心痛的看着楚一航近在咫尺的俊颜,觉得再也待不下去了,多待一秒就会觉得窒息了。

“我,我去陪楚爸爸。”悦悦突兀的站起身,在眼泪夺眶之前离开。

楚一航看着悦悦瘦弱的背影,眸光随着她远去的身影变的悠远,她的悦悦,又缩回她那个小小的世界去了。

他该怎么办?他要如何做才能两个女人都不伤害,他要怎么样才能让所有人都满意?

是的,他不是一个爱情至上的男人,这是悦悦说的,他也的确是这样。

可是,那是爱上悦悦之前的他,现在的他,也只是一个深陷爱情泥潭而无法自拔的平凡男人而已。

悦悦,我在希望你幸福的同时却做着让你不幸福的事情,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言行,真的……

楚一航回到病房后没多久就带着陈思雨离开了,他看得出来,悦悦在面对他们俩的时候很痛苦很压抑。

之后没多久,艾瑞克也被江夫人的夺命连环call给催回去了,病房里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

悦悦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免不了淡淡的

失落,她按照医生的嘱咐,轻柔仔细的给楚卫民的双臂双腿按摩,要不然肌肉很容易萎缩机能退化,那样楚卫民这辈子就真的再也站不起来了。

“楚爸爸,你看这个力道还可以吗?会不会太重?”悦悦一边揉着,一边跟楚卫民说着话,因为她坚信,楚卫民肯定是听得见的,医生也是这么建议的。

“楚爸爸,你可要早一点醒过来哦,悦悦好担心你……都怪悦悦不好,跑出去玩……要是悦悦陪着你,一定不会让你情绪太激动的。不过没关系,悦悦保证,以后一定寸步不离的守着楚爸爸,再也不让你难过,不会让你一个人……”悦悦说着说着有些哽咽,今生的人生失去了楚一航,那么至少让她做个乖女儿,常伴楚爸爸膝下吧。

“你可别留下悦悦一个人,你要坚强,等一航哥……结了婚,你还要抱大胖孙子呢。”悦悦微笑着在说话,可是脸上却已经挂满泪水了。

原来笑着哭,这样的痛。

“楚爸爸,你听悦悦给你讲个故事吧。”悦悦擦干眼泪,脸上依旧是那种令人心碎的微笑,“从前有个小女孩,一出生就没见过爸爸,后来她跟着妈妈来到……”

悦悦用一种微凉的沧桑音调叙述着一个故事,一个关于她关于他的故事,故事里有温柔的妈妈,有慈爱的爸爸,有桀骜的哥哥,还有胆小怯懦的妹妹……

几乎是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悦悦讲累了,眼泪风干在白皙小巧的脸上,趴在楚卫民床头睡了过去,故事里的她实在是太痛苦了,故事外的她也太累了,终于累的睁不开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