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杀机3

... 杀机3

“嗯。”伯格狠下心,重重一点头。

“这样不好吧,我们只是求财……”真要说道杀人,陈思雨又退缩了,谋财害命比诈骗可严重多了,搞出人命那可会是坐牢的,不……是枪毙。

“那你说怎么办?那;老头子反正一把年纪了,也活不了几年了,我们只是让他走的舒服一点,互惠惠利,有什么不好的。”伯格阴狠道,仿佛杀人对他来说只是打死一只蚊子这么简单。

“那……我们怎么下手呢?楚卫国父子,楚悦悦和一航都在,他们都是轮流守着他的,我们没有机会下手的。”陈思雨被说动,虽然害怕,可是目前想想似乎只有这个方法了,狠不下心一无所有的就是自己。

伯格思索片刻就一条毒计计上心头,“等楚卫国父子离开后,你去引开楚一航,我就伪装成医生支开那臭丫头,然后进去给那老家伙打一针,送他上西天。”

“这……会不会被发现?”陈思雨怕有疏漏,事发后会追究到他头上,所以还有些迟疑,不敢轻易决定,毕竟这是在犯罪。

“你放心,一切交到我身上。”伯格说完,四下看了圈,随即压低鸭舌帽离开,“等引开他们之后给我打电话。”

“嗯……”陈思雨心乱如麻的应着。

春天虽然到了,可是……她却闻到了死亡的腐朽气息。

陈思雨顶着太阳,盯着地上自己的阴影,狭长的凤眸中闪过一条预藏着金蝉脱壳之计的恶毒计划。

只要她哭着跑回楚家,让管家和佣人

们以为她会想不开,那么吴伯势必会打电话给楚一航告知情况,届时楚一航以为她在医院受了委屈想不开,不管如何都会回来安慰自己一下的,那不就支开他了吗?

日后楚卫民真的死了,出了任何意外,都不会有人怀疑到她头上的。

正在疑惑不解以臣怎么突然变脸了的悦悦看见楚卫国从病房里走出来了,就马上迎上去,“二叔,爸爸他平静下来了吗?”

“嗯。”楚卫国虽然不同意悦悦跟自己交往,但是对悦悦的为人还是认可的,至少她是真心对自己大哥好,是个懂得感恩的孝顺孩子。

刚巧以臣也折返了,帅气的脸上难得很阴郁,后面则是跟着一个笑的阳光灿烂的俏丽女孩。

“爸爸,大伯怎么样了?”以臣见楚卫国出来了,便开口询问。

“是啊,叔叔,大伯怎么样了?”俏丽女孩从以臣身后探出头跟着询问。

难得是,一向威严难亲近的看见女孩露出难得和善的笑容,“是琴子啊,你怎么过来了?”

话落,急着进病房看望楚卫民的悦悦和楚一航都脚步一顿,楚一航倒是没什么,冷淡的看了一眼女孩就进去了。

悦悦则是转过身,好奇的打量这个女孩,流着时下流行的俏丽短发,很适合女孩的脸型,显得娇俏又利落,带着一股淡淡的清新。

不过听女孩说话的那股爽快劲儿又给人一种直来直去的感觉,没什么心机,很讨人喜欢。悦悦疑惑的看着女孩的机灵样,怎么觉得她看起来那么眼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