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我们结婚吧2

我们结婚吧2

仿佛陷入久远的回忆中,楚一航的俊脸交错着痛苦和迷茫,不过这种状态持续的很短,楚一航很快恢复平静。

他打开办工桌最下层的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淡紫色的锦盒。打开盒子,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枚已然严重磨损变形的钻戒。虽然钻石依旧璀璨夺目,可是指环已经磨坏压扁,不能再戴了。

这是当初他买来准备向陈思雨求婚用的钻戒,后来在在车祸中被撞坏了,在他面临截肢的危险是是随着那张分手信一起送到他的手里的。

被背叛的愤怒和被抛弃的耻辱,都深深的折磨着他,一直到……

“楚一航,你到底要自暴自弃到什么时候?”

“不就是失恋吗?这个世界上有谁没有失恋过,受伤过?”

“像你这样的人,不应该是爱情至上的人不是吗?没有了爱情,难道你连你的腿也不要了吗?你想下半辈子都坐在轮椅上度过吗?你现在不悲哀,等你失去双腿沦为残废那才是真正的悲哀。可是你现在在干吗?你想保持这副鬼样子要死要活到什么时候?你想懦弱给谁看?如果不想看到我用同情的眼神看你,那你就给我振作起来,医好你的双腿站起来给我看!”

就是这样的声音,这样的话,从那个一向懦弱的悦悦口中说出来,所以才更震撼他。

所以他才没有软弱,所以他才振作起来,所以他才站起来,到现在活的好好的。

可是因为那个美丽坚强的女孩,他最后变成了一个爱情至上的男人。

然而,他还是不够强大,生活有太多的无奈,他的爱情最终还是败给了现实。

“悦悦,我好想……你做我的妻子。”楚一航对着变形的钻戒轻喃出声。

他活着只有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却也得不到满足,这辈子,他再也守不住那个悦悦单纯快乐的笑容了。

陈思雨刚步出天宇的办公大楼,就接到了林建业的电话,心中虽不耐烦,但眼下还不到过河拆桥的时候,陈思雨只能耐着性子周旋。

“喂,林董,怎么了?”

“小陈啊,今晚有个饭局,你陪我一起去吧。”林建业也不含糊,开门见山的说道,“今晚饭局上会有几个大人物要来。”

“好啊,什么时间在哪里?”陈思雨一听,很爽快的答应了。

听林建业的口气似乎不是两人单独用餐,而是陪他出席什么商业聚餐,这可是建立人脉的好机会,她怎么能轻易放过呢?

约好了时间地点,陈思雨就匆匆赶去美容院做SPa,然后挑礼服做头发,这些都是名门淑媛社交的必备功课。

悦悦匆匆赶到跟白琴约定的餐馆,今天白琴突然打电话约她一起聚聚,吃个晚饭。

本来不想来的,可是接电话的时候楚卫民就在旁边,他非常鼓励悦悦出去跟朋友多聚聚,年轻人要有年轻人的生活,他在家里没问题的,有一大家子的佣人照顾他,吴伯吴婶都在,不会出问题的。

当然,楚卫民表达完这些想法用了很长的时间,悦悦连猜带蒙的才搞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