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无耻歹毒的本性8

无耻歹毒的本性8

反正……刚刚在林建业那个糟老头子那里没有得到满足,她的身体也是渴望伯格的。

很快,两人褪尽衣物,滚进床单,激烈的纠缠,啃咬,厮杀……

伯格已经好些日子没碰陈思雨了,他急切的吻着陈思雨,大掌扫过她的大腿内侧,分开她的双腿,就这么用力的闯了进去。

陈思雨紧紧的闭上眼,表情似痛苦似销 魂,她反手抱紧伯格强健年轻的体格,感受着他力与美的身体带给自己的致命冲击。

他一下一下地研磨着,深深浅浅,她的身体渐渐地适应他的存在,他的动作变得狂野起来,浓重的呼吸,低低的嘤咛,暧昧的纠缠,搅乱一室平静,满是旖旎……

纠缠不休,整整一夜,直到东方破晓两人才拥抱着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起来,陈思雨又恢复那种冷漠的表情,她一言不发的拨开伯格搁在自己腰间的手,起身穿衣洗漱。

就在她打开门准备离开的那一霎那,伯格懒懒的开口,“以后我要是想要你,你得随传随到。”

陈思雨握着门把的手倏然握紧,静了三秒才转头,对上伯格的眼睛,用冰冷愤怒的语气质问,“凭什么?”

“凭什么?”伯格呵呵一笑,好像听到了天底下什么最可笑的笑话一样,“就凭你是我的女人!”

“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半个月之前就已经谈崩了,分手了。”陈思雨冷冷的讽刺,那几天她一个人担心事情败露心慌慌,四处找他想让他帮忙,他倒好,躲起来不见踪影不说,还背着她嫖女人。回想他口口声声说爱自己时的模样真恶心。

“谈崩了?分手?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伯格显然很惊讶,虽然是装出来的,但是至少装的很像。

那一天,他向陈思雨表白想带着她远走高飞遭拒之后,他的确萌生了放弃退缩的想法,之后也不接她电话想冷却一下,最主要的是他不想帮她杀人。

可是,当他被债主追杀,亲眼目睹陈思雨被一个什么都不如他的恶心老男人睡了之后,他又改变主意了。

他决定最后赌一把,赢了,带着钱和陈思雨远走高飞,输了,就跟着陈思雨一起下地狱。

无论结局是哪个,都有陈思雨陪着,他都乐意。

“伯格,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早已过了说话耍赖的年纪了,说过的话都可以不算数,那么你还有什么是可以让我信任的?”陈思雨的眼中带着淡淡的吵闹,似乎在她眼里伯格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幼稚男人。

“那你说说,我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说过这句话?”伯格起身,将昨晚在匆忙间拉扯掉扔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件捡起来重新穿回身上,丝毫不介意自己光裸的身体在陈思雨面前晃荡。

他虽然有过这样的意思,但是他的确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伯格的话让陈思雨气结,他做人做事还真的是滴水不漏,他是没说过那样的话,可是他的行为就是在表达那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