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无耻歹毒的本性10

... 无耻歹毒的本性10

伯格眯起眼睛看了陈思雨半晌,心中被她的狠绝无耻惊到,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怕了,为了达到目的,居然连自己都设计进去了,真是太深沉太有心计了。

“行,不过为了避免被那些追债的在这段时间内抓到,你的帮我找一间安静的房子,不要酒店旅馆,要一般的居民房。还有,手机保持畅通,保证能让我随时找到你,我有需要,你要随时来帮我解决。”

“行,成交!”

于是,两个各怀心机的人又狼狈为奸在了一起。

谈妥一切,陈思雨跟伯格先后离开酒店,陈思雨怕一夜未归的事情会引起楚家怀疑,又怕说谎被楚一航识破,于是出了酒店就直接赶往公司。

到了办公室时间还早,大部分人都还没来上班,陈思雨打开办公室的灯和电脑,伪装出在公司加了一整晚班的假象。

楚一航第二天醒来宿醉头疼,不过早饭的时候吴婶特地给他端来了醒酒汤,喝下头就不痛了。

“吴婶,谢谢你。”楚一航揉了揉眉心道谢。

“不客气,这是悦悦小姐出门前交待的。”吴婶心里觉得奇怪,悦悦又不用工作,干嘛那么早出门,熬了醒酒汤也不亲自端给少爷,非得让她来捡这个便宜。

“嗯?”楚一航咬了一口火腿三明治斯文的嚼着,“她这么早出门去干什么?”

吴婶已经走到客厅外了,听到楚一航的问话探过头来说道,“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要给老爷去买个木桶。”

“什么木桶?”突然觉得对面前的早餐失去了胃口,楚一航扔下手中的三明治,他心知肚明,悦悦又开始躲着他了。

“泡脚的,悦悦小姐说以后每天给老爷做足疗,这样对身体康复有好处。”吴婶厨房还有一堆事呢,说完就匆匆离开了。

楚一航看着空荡荡的餐厅,皱起眉头,朝着外面大喊,“吴伯,吴伯……”

管家吴伯匆匆跑进来,“什么事,少爷?”

“老爷呢?”

“老爷已经用过早餐了,他这会儿应该在房间,家庭医生在给他做例行检查和复健。”吴伯如实回答,心里奇怪少爷今天怎么关心起老爷来了。

“嗯。”这会儿已经快十点了,昨夜宿醉,今早就起的晚了。“陈小姐呢?”

“陈小姐昨晚没回来。”

“没回来?”楚一航一愣,他居然连陈思雨回没回来都不知道,看来真的很没有把这个未来的妻子放心上啊。

“少爷,还有问题吗?我得去花房给老爷的那些花花草草浇水了。”

“没事了,你去忙吧。”楚一航扔下早餐,起身穿衣,就出门去公司了。

为什么一大早起来觉得心情莫名不爽呢?谁都不把他当回事,没有人要理会他,这种感觉真的很憋屈很不爽,就像小时候妈妈死后爸爸的注意力放在悦悦身上被彻底忽视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楚一航一路驾车到公司,路上一路遇红灯,所以到了公司心情已经沉到谷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