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康复带来的恐慌6

康复带来的恐慌6

“唉,我还真羡慕你,你看艾瑞克对你多好,多体贴,为什么我遇到的男人就这么难搞,感情路一波三折呢?”白琴唉声叹气的感概,要是楼驭西那个薄情的家伙也能对她稍微……唉她在奢望什么?

“现在不也圆满了么?”悦悦反问。

“哎 ,好了好了,不说男人了。我大伯最近怎么样啊?”白琴一想到楼驭西心中就一阵涩涩的痛,于是忙转移话题。

“你大伯?”

“哦,就是以臣他大伯,你那楚爸爸。”白琴抛了个得意的笑,非常爽快的给悦悦解释。

“那我爸爸不也是男人么?”悦悦顽皮的笑着反问。

“哎……”白琴装模作样的叹气。

“还行,还是老样子,不过精神状态还不错,我想身体方面调适过来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想到楚爸爸有口不能言的着急,悦悦觉得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他以前是多么睿智不凡的人哪,可是如今却变成这样。

“好了,你也别难受了,生活上多担待着点吧。”白琴知道悦悦对楚卫民的感情,可是眼下除了劝道安慰好像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嗯。”悦悦点头。

“哎,你那冰激凌真不吃?”白琴又盯上那化了一大滩的冰激凌。

“不吃……”

“别浪费,要不……”白琴开心的朝着那冰激凌伸出手。

这时悦悦的手机响了,悦悦一看是家里打来的,就马上拿起来接通,“喂,吴伯?什么?”悦悦惊叫着站起身,“好,我马上回来。”

“怎么了?”白琴也被弄的紧张不安,跟着一起站起身。

“楚爸爸午睡过后不太好,脸色发紫,不断的拍着胸口说难受。”悦悦收好包包就往外冲,“琴子,我先回去了,以后再陪你。”

“哎,要不我陪你一起回去。”白琴也着急了,站在大声建议。

“不用了。”悦悦已经急匆匆的跑出冰激凌店的大门了。

“我开车了。”白琴扔下两张百元大钞,抄起包包就追了出去。

等两人赶回楚家时,同样接到通知的楚一航和陈思雨也赶回来了,陈思雨一见悦悦从外面回来,从鼻子了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你不是说过会形影不离的照顾叔叔的么?你不是孝顺女儿么?怎么我们前脚走你后脚也跟着走啊?敢情有些话只是嘴上说得好听给别人听的吧?”

悦悦被呛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她觉得惭愧,上一次离开一小会儿楚爸爸就失踪了,这一次又是她离开的时候楚爸爸身体不好了,所以她觉得陈思雨说的没错,一切都是她的错,对于陈思雨带刺的刻薄质问保持了沉默。

但是悦悦忍得了,不代表白琴人受得了好友被奚落,“你这个女人你算哪根葱啊?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个地方大小声?你有没有教养啊?你妈没教你什么叫礼貌啊?”

白琴的声音比陈思雨还大声还强势,声音传播到了楚家的没一个角落,所有人都带着看好戏的鄙夷目光看着陈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