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惊险车祸6

惊险车祸6

“二叔,你确定美国那边的医院比较好吗?”楚一航还是不放心的问。

“你放心吧,我已经联系好了。”楚卫国说着,朝着楚一航努努嘴,“里面那家伙就由你去搞定,我先去王医生那里,我包了专机,一会儿就要带着大哥从医院出发了。”

“好。”最近发生的一切都让他觉得压抑,可是却又找不到突破口,目前楚卫国的建议似乎是最好的了,楚一航无奈只能同意,“那爸爸就拜托给二叔了。”

“你放心吧,我跟大哥是亲兄弟。”楚卫国说完拍了怕楚一航的肩膀就匆匆离开了。

楚一航目送着楚卫国离开,这才迈着沉重的脚步朝悦悦的病房走去。

艾瑞克见楚一航脸色似乎不太好,他难得主动开口关心,“你二叔说了什么?楚叔叔没什么大碍吧?”

楚一航抬眸看着艾瑞克,然后轻轻开口,“我想麻烦你帮个忙。”

“嗯?”艾瑞克疑惑,他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一向自视甚高的楚一航居然会用这么客气的语气对他说话,还带着恳求的意味,这真是天要下红雨了。

悦悦只是觉得自己睡了一觉,梦都还没有做完,为什么醒来天就塌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爸爸怎么了?”悦悦听完楚一航的话顿时懵了,以为自己听错了或是楚一航说错了,声音带着湿气颤巍巍的再问了一边。

“悦悦,你别难过,你要接受现实。”楚一航看了一眼坐在边上耷拉着脑袋沉默无语的艾瑞克一眼,咬了咬牙继续轻轻重复,“爸爸身体本来就不好,在车祸中受到猛烈的重击,现在已经陷入重度昏迷,二叔已经带着他赶往美国的医院治疗了。”

悦悦睁着茫然的眼,她昏睡了六七个小时才刚刚醒来,急急的追问楚卫民的情况,却得到了这样一个晴天霹雳。

已近黄昏,残阳如血,悦悦只觉得那残阳的颜色是那么的刺眼,像人的鲜血一样,鲜艳夺目的令人心颤。

“不可能,不可能……”颤动着发白的唇,悦悦忽然从**坐起来,双手在半空乱抓乱舞,一下子就扯掉了输液的管子,静脉扎穿,鲜血狂飙,可是她毫无所察,凄厉的朝着楚一航怒吼,“不可能,不可能……楚一航,你怎么能这么残酷的说话,你一点也不伤心,你是骗我的……爸爸还好好的,早上还好好的,他还对我笑,对我说会好起来,他还说……”

“悦悦,悦悦……你别激动,别这样……”艾瑞克慌乱的上前按住她,怕她伤害自己。

“不可能,你们都骗我……”挣扎的快虚脱,悦悦的嗓子也喊哑了,可是她仍旧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也无法接受楚卫民重伤昏迷的噩耗。

“悦悦,你冷静点。”楚一航心痛不已,可是为了让悦悦相信,他只是无动于衷的站着,双手握拳,指甲深深的掐紧掌心,流血了也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