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惊险车祸10

惊险车祸10

“你说什么?婚期要延后?”陈思雨听完楚一航的决定顿时脸色大变。

“思雨,我希望你能谅解,爸爸现在去了美国,重伤未醒,我这个为人子的怎么能在爸爸缺席的情况下完婚呢?外界会怎么议论?”楚一航好声好气的跟陈思雨解释。

这件事情,是他愧对陈思雨,可是二叔的话也很有道理,为了爸爸,一定要把这个潜藏在身边的内奸给揪出来。

为了取信这个眼线爸爸真的是重伤昏迷,他不仅欺瞒了悦悦,也欺瞒了陈思雨。悦悦的伤心,陈思雨因为婚礼延期的失落必定就能让那个眼线相信,也不会再追着爸爸对他下手了。

“可是……外界都知道我们马上要结婚,如果宣布延期,不是也会引起诸多猜测的吗?”陈思雨不甘心,眼看着把楚卫民弄走了,终于可以安心的嫁给楚一航了,没想到又冒出婚礼延期一说,这怎么可以?

“思雨,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接受,可是请你体谅我一个做儿子的心,你一向懂事识大体,我想你一定会理解我的对不对?”楚一航知道这件事对陈思雨来说很为难,所以用很温柔的语气说的,希望陈思雨能谅解。

“一航……”陈思雨眼眶泛红,委屈道,“可是你知道吗?我等了这么多年,独自承受病痛的折磨,为的就是能够跟你在一起,做你的新娘。我等了这么多年,眼看着这个梦想终于要实现了,还没来得及细细体会这种来之不易的幸福,一切就已经烟消云散,你让我怎么能够不难过嘛?”

陈思雨很清楚,这个时候闹只会适得其反,要是引起楚一航的反感和怀疑那就更加的得不偿失了,所以只能用这种楚楚可怜的语气撒撒娇而已。

楚一航果然闪过一丝愧色,他伸手揽住陈思雨,轻轻开口,“我知道你受委屈了,可是爸爸去美国医治也是暂时的,毕竟是二叔的意思,能不能醒来他都会有一个期限,会回来的。所以怎么能说是烟消云散呢?我们的婚礼总会举行的,别担心了。”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婚礼能够延期,楚一航居然会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那要推迟多久?一个月还是三个月?还是一年?”陈思雨害怕这一推迟就会是无限期的,所以执着的想问楚一航一个期限。

“这个暂时还不好说。”楚一航一沉吟,随即道,“先暂时三个月吧,如果昏迷三个月还不醒的吧,不是植物人就是……”

坏的方面可以想象,楚一航不愿说出来,怕被他不幸言中,所以只是点到为止。

“那好吧。”陈思雨勉强答应,随即她撒娇央求道,“可是今晚你要陪我吃晚饭,我需要一顿美味的大餐来慰藉我这颗受伤的脆弱小心脏。”

“没问题,地点你挑,挑好了告诉我,我马上还要赶回公司主持一个很重要的会议。”楚一航说完,就匆匆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