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肮脏的交易5

肮脏的交易5

“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弄到钱?”伯格不在意陈思雨的怒骂,现在的他被债主逼的东躲西藏像只丧家之犬,偏偏陈思雨的婚期延期了,他只关心什么时候能拿到钱。

“没有钱。”差点被掐死,羞辱愤怒的陈思雨恶狠狠的说道。

“是吗?你没有,可是楚一航有的是钱。”伯格朝着跪坐在地狼狈喘气的陈思雨走近两步,蹲下身子,用手指勾起她的下巴阴柔笑道,“还是你想说……让我直接去问楚一航要钱?嗯?”

陈思雨气结,他就抓住这个弱点吃定自己了,可是目前她只能被他要挟却无可奈何,她怒道,“你真卑鄙!”

“卑鄙又怎么样?只要能拿到钱,再卑鄙我也无所谓。”伯格冷笑,可是心里却憋的慌,他爱上这个恶毒的女人,心在罪恶中沉浮无法摆脱,偏偏他比她更无耻,要利用自己的女人去问别的男人要钱,真是可笑至极。

“你无耻!”陈思雨夹杂着冰冷的愤怒的眼神恨恨的瞪着伯格,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伯格此刻早就千疮万孔了,死无葬身之地了。

“呵呵,我就是无耻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伯格冷冷一笑。

陈思雨终于从窒息的恐惧中缓过神来,她狠狠拍掉伯格钳住她下巴的手,然后高傲的站起身来。“婚礼推迟了,我又有什么办法?”

“哼,借口。”伯格紧跟其上,摆明了不信陈思雨的说辞。

“呵。”陈思雨转身对着伯格同样冷笑,“天宇总裁大婚我能造假吗?婚礼是不是推迟了你到时候就知道了。”对这个一心只有钱的男人说话真是费劲。

“不结婚就没钱了吗?我就不信了,楚一航会在钱这方面亏待你,就算他不直接给你钱,那些名贵的珠宝首饰总会送你的吧?结婚钻戒挑了没?应该价值不菲吧?”伯格胡乱的猜测。

陈思雨顿时愤怒至极,这个无耻的男人,竟然还打起了她结婚戒指的注意,真是……是可忍熟不可忍,“就算是很值钱,我也不可能拿来给你去换钱,你难道想我还没结婚就穿帮吗?那十亿美元你不想要了?”

伯格已经被钱逼疯了,他冷声粗鲁道,“那十亿到底有没有还另说,可是我现在没有钱,就会被董老板派出来的人砍死。你要是不拿出两千万来先帮我还债,那我就只能直接找楚一航去要了,我想他会很感兴趣自己未婚妻跟别的男人的风流情事的。”

“你……”陈思雨已经气得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只不过想要逃离这个恶魔的身边,她只不过想要回到自己所爱之人的身边好好过日子……为什么就那么难呢?

“到底给不给?”伯格等的不耐烦,上前一把抓住陈思雨的长发不耐烦的厉声问道。

“给你可以,不过你要把我爸爸以前犯错的证据还给我。”陈思雨不肯轻易妥协,伯格想要钱,她可以给,但是伯格也应该有所付出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