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肮脏的交易10

肮脏的交易10

陈思雨皱眉,今天她要是卖了,就有可能再也赎不回来了,终有一天会难以跟楚一航交代。可是如果不卖,别说三个月后有没有机会嫁给楚一航,她就连三天后能不能在伯格那儿过关都说不定,又谈什么以后呢?

可是这一千六百万也太低了吧?就算卖了这珠宝,她到哪再去凑剩下的四百万呢?

陈思雨抬眸看着胖子,看到他眼中一闪而逝的狡黠,于是咬牙道,“两千万,少一分我就不当了。”说着就作势要收起那两样珠宝。

胖子看她的态度也不像开玩笑,不由忍痛让了一步,“一千八百万,再多一分也没有了,你要是不愿意,那就请便,大门在那。”说着指了指半开的金铜大门。

“好。”走投无路,陈思雨也只能退一步,剩下的两百万只能再想其他办法了。

“我给你开本票行吗?”胖子问,马上着手准备典当的资料和文件。

“支票行吗?”本票通兑时间慢,陈思雨怕伯格等不及了又要为难她。

“行!”这一次,胖子非常爽快的答应。

陈思雨看项链和耳环给胖子慎重的收进保险箱里,她的心跟着目光一寸一寸的冷下去,她告诉自己,为了以后永久的幸福,她必须有所舍弃才行。

天朗气清,暖风徐徐,悦悦看着街头熙熙攘攘的来往人群,深吸一口气,然后问身后的艾瑞克,“工作日要你陪我出来玩会不会太过分?”

今天,是她的重生日,今天开始,她要重新开始。

重新接受一个人,重新爱上一个人,她相信自己只要努力,一定能做得到的。

艾瑞克无奈的揉揉悦悦的头,宠溺道,“不会,你无论提什么要求我都不会觉得过分。”

“好,那我们出发!”悦悦对着面前的人群大笑的举起手欢呼。

“可是医生说了,你这几天还是卧床休息比较适宜。”艾瑞克看着坐在轮椅上的悦悦皱眉,大概是最近因为伤心烦心的事情太多了,她看起来清瘦许多,脸上也泛着不正常的白。“虽然我高兴能和你出来正式约会,可是也不差这几天啊,你是骨裂,骨裂知不知道?”

“真啰嗦!”悦悦受不了的掏掏耳朵,然后佯装生气道,“可是我说好了要今天开始谈恋爱的嘛,怎么可以食言呢?”

“好吧,那你想去哪里?”艾瑞克知道悦悦是不会听他的,因为这句话他已经说了不下十遍了,可悦悦丝毫没有听进去。

“嗯……”悦悦歪着可爱的脑袋想了一会,“我们先去游乐场,然后中午去吃四川自助火锅,下午去看十元一场的电影,怎么样?”

艾瑞克的脸顿时全黑了,这就是传说不能改期的约会?

游乐场?那是小孩子去的地方。自助火锅?那……算了不说了,还有十元一场的电影……

“悦悦,你也太抠了吧?我不就是昨天让你约会的时候请客了嘛,你也不带这样虐待我的吧?”艾瑞克嘴角抽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