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挪东墙补西墙2

挪东墙补西墙2

艾瑞克的眼睛是一直都不去看电影大屏幕,回头就着屏幕的光线,看到了悦悦竟然在笑。

艾瑞克心中有些失笑,心想,如果这电影的导演知道他拍的恐怖片把人逗笑,估计会心碎一地的。

艾瑞克不知道,其实悦悦根本就没看进去电影演的什么的,脑瓜子里想得都是她今天重新开始的事情,她竟然真的做到了,所以很开心。

艾瑞克觉得悦悦最过份的不是在看恐怖的时候笑而是看着看着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估计导演知道自己拍的电影有催眠作用会哭死。剧终人散,艾瑞克推了推悦悦的头,总不能让她在这里继续睡下去。悦悦醒来揉了揉眼睛才发现,电影散场了,人都走了,只剩下她跟艾瑞克了。

“电影演完了?”悦悦迷迷糊糊的意识到,她竟然在和艾瑞克约会看电影的时候睡着了,这么来之不易的一次约会,这么浪漫的时刻,她该好好的珍惜,怎么就去会周公了,悦悦懊恼地恨不得捶自己两拳头。艾瑞克起身,黑眸中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还不走,等着人家请你吃饭?”

“我们快走吧。”悦悦刚站起身,艾瑞克就弯下腰把她抱起来了,刚刚进场的时候轮椅留在外面,她也是被艾瑞克抱进来的,不知道羡煞了多少小女生。

出了电影院,悦悦转头去看艾瑞克的时候,眼睛不由睁大,脸不由泛红,只见艾瑞克肩膀上一滩湿哒哒的印记,如果没猜错的话,那是她的口水,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艾瑞克早就发现那滩口水,看着悦悦酡红的双颊,忍不住打趣:“看恐怖片你竟然也能睡着,睡着也就罢了,还打呼噜留口水。”

“什么?”悦悦低呼一声,急急忙忙的辩解,“我才不会打呼噜呢,你别栽赃我,大概是你睡觉才打呼噜呢。”

艾瑞克皱眉,“我从来不打呼噜。”

“你就算打了自己不知道呢。”悦悦瞪着艾瑞克,就是一口咬定艾瑞克是会打呼噜的,谁让他栽赃她打呼噜毁坏她的清誉。

“打不打呼噜另说,那这个怎么解释。”艾瑞克说着用眼神斜了一下肩膀的口水印,悦悦瞬间哑口无言,那可是证据,容不得她抵赖,低头乖乖由他抱上车,找了纸巾帮艾瑞克擦口水印。

“别擦了,一会儿就干了。”艾瑞克说着要发动车子离开,悦悦喊道:“等一下!”

艾瑞克回头望向悦悦,“怎么了?”

悦悦打开自己的包包,掏出一个长方形盒子来,呈在他眼前,有些期待又有些忐忑的道:“送你的礼物,第一次约会的纪念。”

艾瑞克微微眯眼,伸手接了过来,可是并没有打算拆开看,正要放下的时候,悦悦却道:“拆开看看嘛,如果不喜欢,我还能拿回去呢。”

这什么女人,送人家的礼物还想着拿回去。艾瑞克胡乱的撕去了包装纸,揭开了盒子,看到盒子里的东西后,他的心猛一颤,好似被触动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