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挪东墙补西墙4

挪东墙补西墙4

楚一航没有进屋,因为昨天要赶去救爸爸和悦悦,所以抛下了很多重要的事情和会议,今天一整天都在忙着,好不容易在在下班前把一切处理妥当,他就匆匆赶回来,取了中午特地打电话回来嘱咐吴伯煲的猪骨汤就要赶去医院看骨裂住院的悦悦。

“少爷,给。”吴伯急吼吼的跑回来,将手中装有猪骨汤的保温桶递到楚一航手中。

楚一航接过,随口问道,“思雨中午起床吃饭了没?”

“没有,陈小姐上午就出去了。”吴伯恭恭敬敬的回答。

“好的,我知道了,家里就麻烦你了吴伯。”楚一航说完就带着保温桶上车赶去医院了,对于吴伯的话也没有多想,他只以为陈思雨只是无奈的赶回去工作了而已。

对于她的行为并没多想,现在他的心思一心扑在了悦悦身上,昨晚跟她争吵了几句就离开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骨裂是不是很严重?

一路上担心着悦悦,心想着一会儿见到悦悦该说些什么,是不是要为昨天恶劣的态度跟悦悦道歉。

可是满腔担忧和思念在楚一航赶到医院扑了个空之后,都迅速的冷却下来,匆匆走到护士站,劈头盖脸就是急切的质问,“楚悦悦呢?你们是怎么照顾病人的?”

他以为,悦悦也跟爸爸当初一样,被那个躲藏在背后的坏人给劫走了。一想到这样的可能性,楚一航浑身血液冻结,几乎要抓狂。

“楚总,您先别着急。”护士长看见楚一航满是怒气的俊脸心里毛毛的,马上解释道,“今天是沐小姐强烈要求出去一天的,因为她要跟江先生约会。”

护士长心里嘀咕,这有钱人家的人脾气真是古怪,也忒难缠。这个住院期间不顾自己身体要出去约会,那个就跑来责怪他们这些无辜的护士,这年头想好好工作怎么就难么呢?

“什么?”楚一航一愣,一颗心猛的一沉,声音卡在喉咙里发不出来。

“不过沐小姐答应了晚上七点之前一定会赶回来的。”护士长怕楚一航又要发飙,看了一眼墙上的钟马上补充。

楚一航听了这句话犹如当头喝棒,全身的血液迅速冻结,脸色冰若寒霜,恐怖的令人心惊。

护士长也算见多识广,也见过了形形色色的病人及家属,可是从没见过像楚一航这样的人,一言不发站在那里就令人倍感压力,战战兢兢生怕被扫到台风尾。

“这是带给沐小姐的汤,你一会儿等她回来记得交给她。”楚一航把手中的保温桶放在台子上,冷声说完就转身离开。

原来昨天悦悦说的是认真的,不是跟他赌气。

他是想让悦悦开心起来,幸福起来,他本来以为自己做的到远远祝福的。可是为什么当一切真的发生了,当他意识到悦悦要忘了他的时候,他会感觉这样的愤怒?

心里深处好像有一团熊熊的火在燃烧着,让他有种想要焚毁一切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