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挪东墙补西墙6

挪东墙补西墙6

“一起吧,你不也没吃么?”悦悦怕艾瑞克会多想,就转移话题邀请他一起吃。

艾瑞克岂有不知悦悦的心思,既然她这么在意自己会因为楚一航而难受,那他又何必让悦悦紧张担心呢,宠溺的对着悦悦笑道,“好啊,我正好饿了。”

两人接着聊了一些约会的话题,不知不觉两人把保温桶里的猪骨汤全都吃了下去,艾瑞克看时间不早了就道了晚安离开了。

悦悦觉得重新开始其实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至少开头很顺利,住在医院的这四天,不用看见楚一航和陈思雨在自己面前亲亲我我,每天有艾瑞克温柔的笑容陪伴和无微不至的照顾……

一切,似乎都很好。

四天以后,悦悦出院了,艾瑞克来接她,把她送回了楚家。

把悦悦放下艾瑞克就赶回去工作了,虽然是周日,可是因为这段时间要照顾悦悦,所以堆积了很多工作要去处理。

悦悦看见家里静悄悄的,只有吴伯一个人在给屋前的盆栽浇水,“悦悦小姐,你回来啦,怎么没让家里的司机去接你?”

“没事,艾瑞克送我回来的。”

吴伯上前接过悦悦手中的东西,里面是在医院的时候换洗的衣物,“身体都好了吗?你呀就是要强,也不让家里的佣人去医院照顾你。”

“吴伯,我只是脊椎尾骨有些骨裂,没什么大事,行动自如,能照顾自己的。”悦悦笑道,她真的不敢麻烦大家,毕竟她并不是楚家真正的大小姐……算了,不去想这些了。

“这可不能小觑,这种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吴伯是看着悦悦长大的,是真正的心疼这个倔强要强的孩子,所以对悦悦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难免罗嗦。

“好啦,我现在都好了。”悦悦笑着搂住吴伯,“对了,美国那边有没有消息?二叔有打电话回来吗?爸爸不知道有没有好转?”

“前两天倒是来过一个电话,二老爷说老爷还是老样子,不过医生们都很有信心。”吴伯说到这个,有些担忧。

“嗯,我相信爸爸一定会醒过来的。”

“悦悦小姐,你饿了吧?我给你去弄点心,你先回房休息一把,我先把你的东西拿上楼去。”吴伯指了指手中的行李包,先一步上楼。

悦悦看了一眼空荡荡寂静的客厅,随口问道,“吴伯,大家都去哪了?”

她指的大家就是楚一航和陈思雨,可是她不想问的那么直接。

吴伯已经动作神速的走到楼梯口了,他听了悦悦的问题转头开口,“少爷跟陈小姐去拍结婚照去了。”吴伯其实打心底里也没有接受陈思雨,要不然也不会老是陈小姐陈小姐的叫了。

悦悦动作一顿,身体僵住,说好了不要去在乎的,可是听到他们去拍结婚照的消息还是忍不住的心痛了。

“是吗?他们都去拍结婚照了。”悦悦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喃喃自语,眼神有一瞬间的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