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放不开手的爱10

放不开手的爱10

漫无目的,乱冲乱撞的在马路上走着,有时候大哭,有时候又癫狂大笑。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可能也没多久,只是走累了而已,陈思雨蹲坐在街角,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人来人往。

手机响了,手机又停了,陈思雨无暇去顾及,她只是呆呆的坐着,消化着以后再也不孕的噩耗。

楚一航送给她的钻石项链和钻石耳环被她拿起当了,三个月内她要是凑不出一千八百万的话,那么她就再也拿不回那套珠宝了。三个月以后,不知道楚卫民会不会断气,如果不会,那么她将跟楚一航今生彻底的无缘了。

编了一大堆的谎言,被伯格欺压强迫,丢了钻石项链和耳环,失去了生育能力……她牺牲了这么多,如果还不能如愿以偿的嫁给楚一航,那么她还剩下什么?

“不,我绝对不会给楚一航反悔的机会的,我一定要做天宇的总裁夫人,我一定要成为楚一航的妻子,一定要。”重新燃起了斗志的陈思雨一瞬间又冷静下来,脑中不停的算计着,该怎么样才能达到她想要的目的。

既然为了靠近他嫁给他,她已经付出了这么多,她又怎么会让自己的孩子白白牺牲呢?

陈思雨擦干眼泪,拿出手机一看,有好几通未接电话,有楚一航打来的,有伯格打来的。她把伯格打来的通话记录全部删除,不管是未接的还是已接的,还有那些短信记录和邮件信息,包括伯格这个名字,通通在手机里删除了。

从地上爬起来,陈思雨找到一家权威医院,里面有一个医生以前跟陈父关系很好,她找到这个医生,开了一个伪造的病历以及相关的检验报告,然后脸色死灰难看的回到楚家。

已经深夜了,陈思雨走进客厅,发现楚一航还等着,脸色不是很好看。

“一航,你还没睡啊?”陈思雨一脸死灰,唇色干涸发白,见到楚一航也不像往常一样迎上去,而只是站在离他几步之遥的距离有气无力的开口。

楚一航本来等的一肚子的怒气,陈思雨明明说身体累请了假休息,结果还是不懂事的跑出去,连电话也不接。可是看到陈思雨死灰颓败的脸色,以及跟以往不同的反应,他还是皱起眉头,耐着性子开口问,“你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陈思雨像是受了惊吓,顿时神经质的将手中的包藏在身后,惊慌急切道,“没,没事,真的没什么事……”

越是这样,楚一航就越是起疑,他从沙发上起身走近陈思雨,沉沉开口,“没事你紧张什么?背后藏什么了?”

陈思雨立即闪到一边,苍白的脸一闪而过痛苦之色,虚弱道,“一航,真的没事,你就别问了,我好累,想回……”

越是这样的遮遮掩掩,楚一航就越是起疑,他长手一捞,陈思雨藏在身后的包包就无所遁形,瞬间到了他手上。

拿着陈思雨鼓鼓的包包,楚一航皱眉,刚准备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