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阻止婚礼2

阻止婚礼2

“真的吗?”现在已经是五月底了,陈思雨心里暗暗的算计着,如果楚一航说话算数的话,那么最迟一个月,她就能嫁给楚一航做天宇集团真正的总裁夫人了。

至于病么……到时候推说是误诊就好了,反正届时木已成舟,谁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真的,我马上去准备,半个月之内一定举行婚礼,等结婚后,我们就去美国治病,你要听话,好吗?”楚一航担心陈思雨的身体吃不消,可是她现在的意志很薄弱,所以他想等满足了陈思雨的愿望之后她能好好配合治病。

“好,好……”陈思雨喜极而泣。

楚一航虽然劝着陈思雨,可是心里一阵阵的茫然和空无,他不知道为什么决定了跟陈思雨结婚会有这样的感觉,可是眼下也来不及多想了。

他已经欠了陈思雨一次了,这一次,他想为她做点什么,不再让她独自承受病魔的折磨。

好不容易将陈思雨的情绪安抚下来,也让她安心睡着了,楚一航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自己的房间。

打开灯,淡蓝色的灯光照的偌大的房间冷冷清清的,楚一航忽然觉得全所未有的孤独,他打开床头柜下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小锦盒。

打开盒子,里面静静的躺着那名叫“情人的眼泪”的最后一枚钻戒,那一晚,他决定放手,将其他五枚钻戒都扔进了大海,唯独留下了这一枚。

终究,还是舍不得。

“悦悦,这一次,我们之间真的结束了。”楚一航取出钻戒放在唇边轻吻,低低柔柔的诉说着,幻想着这枚钻戒就是他的悦悦,“你知道吗?再过不久,我就要娶陈思雨为妻了。”

钻戒安静的握在楚一航的手中,对他的话无动于衷,也无法回以丝毫回应。

楚一航眼神黯淡,突然勾唇自嘲一笑,“我真是傻,我怎么会把你当做悦悦呢?”

心里想着悦悦或许已经跟艾瑞克在一起了,或许她心里还在恨着他,楚一航一点睡意都没有,他索性下了床,拨了通电话给楚卫国。

此时已经;凌晨两点多了,美国那边刚好是下午两点多。

电话没多久就接通了,楚卫国威严的声音从大西洋彼岸通过电话传过来,“喂,一航?”

“二叔,我爸爸恢复的怎么样?”楚一航强打起精神开口询问,其实他主要是想告诉爸爸一声,他没多久之后就要跟陈思雨举行婚礼了。

“精神还不错,不过身体各方面还没什么气色,医生说了,这种病不是一朝一夕能好起来的。”楚卫国忽然皱眉,“家里还好吧?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那边应该是凌晨了,你怎么还没休息,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事,二叔,你放心吧。”楚一航怕那边担心,就没把陈思雨生病的事情告诉他,只把要结婚的事情说了,“是这样的,我决定十天后跟思雨举行婚礼了,我希望……到时候你能带着爸爸回来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