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埋葬爱情4

埋葬爱情4

“嗯,已经好很多了,对不起又耽误你的时间了,今天的婚纱照拍不成了。”陈思雨沙哑的声音透着难过,楚楚动人的美艳脸庞透着虚弱的苍白。

“不要胡思乱想,那我们改天再去拍婚纱照,我先回公司处理一些紧急的事情,晚上陪你吃晚饭。你要是还觉得不舒服就打电话给我,知道吗?”楚一航柔声安抚。

“嗯,那你先去忙吧。”陈思雨说完把电话掐了。

转过身,刚好身边一辆大卡车疾驰而过,强劲的气流掀起陈思雨的米色裙子,如花一般绽开。

陈思雨开车回到楚家,晚上还有一场好戏,她的确累了,需要养精蓄锐。

如陈思雨所料,楚一航再度失约没有回来陪她吃晚饭,连一通电话都没有。

不用说,今天她训了楚悦悦那个小贱人,她肯定哭着去找楚一航告状了。

没关系,既然决定捅破了这张纸,想必楚一航以后会收敛一点,碍于自己生病,他是不会来质问自己的。

陈思雨就是算准了这一点,晚上六点钟起床,细细的描眉勾唇,盛装打扮,然后高傲优雅的出门。

路上,陈思雨打了一通电话,是打给警方的,匿名报警,称伯格就是劫持楚卫民,制造交通意外的肇事者,然后提供了伯格的藏匿地点。

……??……

七点十分,伯格焦躁的在屋内走来走去,约好七点要来的陈思雨还没出现。虽然这个女人不是第一次迟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晚的迟到让他很焦躁,很……不安。

不时的看时间,已经又过去五分钟了,伯格终于等得不耐烦拨打陈思雨的电话,想问问她到哪了。

可是陈思雨的手机打不通,提示说手机关机了,伯格顿时怒火朝天的把手机摔了,“贱人,居然敢敷衍老子。”

伯格恼羞成怒,陈思雨居然敢忽悠他,他绝不会让她好过。

随手抓起仍在沙发上的夹克衫,伯格往身上一套就冲出门找陈思雨。

“不许动,把手举起来。”猛然间,一声冷喝从天而降,惊的伯格浑身一个激灵,下意识的一跳,以为是追债的上门来了。

伯格举起手抱着头,这才看清有几个身穿制服的壮汉朝自己跑来,手中还带着枪。

“你们是谁?”伯格蹲在地上,暗自揣想,自己最近似乎没有得罪道上的人啊?

“警察,别动。”有两个人上前按住伯格,把他制住不能动弹。

“警察?”伯格突然挣扎,厉声道,“你们凭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法?”

“劫持守法公民,制造交通意外,撞了人逃之夭夭……条条罪证都可以把你扔进监狱里去。”制住伯格的一个中年警察冷声开口。

“你们胡说,你们胡乱栽赃良民,我要告你们,你们有什么证据?”伯格大呼冤枉。

警察一愣,他们的确没有什么证据,只是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还没证实真实性就行动了,因为告密者说这罪犯今夜就要潜逃了,所以他们只有闪电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