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豪门梦碎2

豪门梦碎2

伯格微微皱眉,今天陈思雨的反应很反常,这不该是一个工于心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却又狡诈怕死的女人该有的表现。想到这,他松开陈思雨的脖子,把她甩在地上,压低声音怒道,“你在发什么疯?”

陈思雨伏在地上剧烈的咳着,咳的眼泪都飙出来也停不下来,不知道是咳出来的眼泪,还是她从心底情不自禁流出来的眼泪,她狠狠的瞪着伯格,“我发疯?是……我是疯了,都是你这个恶魔,害的我失去了孩子,害的我以后再也当不了一个母亲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死又有什么可怕的?”

伯格一怔,心脏霎时像有一把锋利的刀割过,尖锐的痛传遍全身,他颤声问,“你说什么?什么孩子?”

陈思雨带着眼泪冷笑,“你害的我怀孕,难道你不知道吗?你这个禽 兽。”

伯格听了陈思雨的控诉忍不住心中一紧,他追问,“你怀孕了?怀了我的孩子?那孩子怎么会没了?你又说什么再也当不了妈妈了?”

陈思雨看到伯格的反应,脑中闪过之前他对自己的表白,忽然有了一个主意。

然后,她惨淡一笑,看起来柔弱无助,“是的,我怀上了你的孩子,可是因为你那一晚的折磨,我回去后就发现身体很不舒服,小腹隐隐作痛……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了,当我觉察不对劲赶去医院的时候孩子已经保不住了……他都已经两个多月了,都是因为你……你这个坏蛋,医生说我大出血上了zi宫,以后再也怀不了孩子了,都是你这个恶魔……让我永远的失去一个女人做母亲的资格。我恨你!所以我要你死,我要给我的孩子报仇!”

声声泪下,字字控诉,听的伯格心软了,心都碎了。

伯格再也忍不住,上前扶起地上的陈思雨,一把抱在怀中,“宝贝,对不起,害你受苦了,你是该恨我,该恨……”

“呜呜……你还我的孩子……”陈思雨哭的泣不成声,一半演戏,一半伤心。

伯格道歉,“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可是我也失去了孩子是不是,那个孩子我也有一半的。”

“所以你才是禽 兽,你害死了自己的孩子。”陈思雨不轻不重的捶打着伯格的胸膛。

伯格抓住陈思雨乱挥的手,心疼道,“是我不好,你别动气,这个时候流眼泪对身体不好,别哭了。”

陈思雨心里是有委屈有愤怒,委屈是她失去孩子失去生 育能力却不能跟任何人诉说,心里已经憋屈很久了,而对伯格这个罪魁祸首,更是恨之入骨,所以才会打电话叫警察去抓他。“你知道我那个时候有多害怕吗?你知道我才知道有孩子就看见我的孩子化作一滩血水是什么感觉吗?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我知道我知道,不哭了,你恨我是应该的,应该的……”伯格心疼的搂住陈思雨,没想到她竟遭遇了这么惨痛的事情,而且是他造的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