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豪门梦碎15

豪门梦碎15

偌大的草坪,唯美奢华的婚礼现场,很快变的空荡荡的。

楚卫国见宾客走的差不多,对着跪趴在地上如疯子一样不停哭泣不停喃喃自语不停翻找的陈思雨冷冷一哼,也转身离开。

陈思雨什么也看不到了,什么也听不到了,她的脑海中充斥着别人的嘲笑和鄙夷,她发疯似的的寻找那枚钻戒。

但是心中所想,与其说是婚礼现场被抛弃的伤心和羞辱,不如说是与幸福擦肩的绝望和彷徨。

楚一航淡漠的看着,不是不心痛,不是不难过,但是被欺骗和被背叛的愤怒掩盖了这一切,他永远都忘不了当年,当他面临截肢再也站不起来的无助时,收到陈思雨留下的一张薄薄的分手信时的痛苦打击,那个时候他连愤怒都做不到,他只是灰心,自暴自弃,觉得天塌了,人生也没有希望了。

那些负面的情绪,即使过了这么多年,楚一航还是深刻的记着,想忘也忘不了。

爱没了,他也不想留下恨,楚一航转身,摇摇晃晃的离开,他再也不想看见陈思雨那张扭曲丑陋的脸,再也不想看到……

念在一起长大的情谊,这些年的情分,楚一航不想做的太绝,虽然陈思雨处心积虑,做了很多很多让他无法原谅的错事,可是……他不想再恨,只想就这样忘了,什么都忘了,忘了陈思雨的好,也忘了她的坏。

以前,他就是看不透,所以一直怨着爸爸,怨他对妈妈无情,怨他对悦悦妈妈有情,连带的,他还怨着悦悦。

这么多年来一直嫉恨着悦悦,捉弄她,讽刺她,伤害她……一直到爱上她,却还是止不住的伤害她。

他心里没有一点觉得痛快,看着悦悦的眼泪,他只是觉得更加压抑难过。

陈思雨不肯放弃,头纱散开了,头发也乱了,妆容哭花了,她哭着喃喃自语在地上不死心的找着。整个婚礼现场已经没有宾客了,只剩下寥寥无几的收拾残局的酒店工作人员。

“一航……一航……别走,我爱你,我的戒指……我的婚礼啊……”只顾着低头寻找,陈思雨一不小心头撞在了宾客观礼的椅子脚上,痛的眼冒金星,身子一歪翻到在地。

可是因为哭喊的太久太用力,声带撕裂,声音变得沙哑了。陈思雨惊呼一声,人倒在地上有些懵了。

酒店的工作人员怕出事就围了过来,其中一个管事模样的中年男人劝道,“陈小姐,你别这样,我们这儿都打扫了,你还是回去休息吧。”

“是啊,是啊。”其他人跟着附和。

“新郎都走了……”那中年男人见陈思雨呆呆的根本没在听他的话,就为难的开口,陈思雨一直留在这儿闹也不是办法,他们也要做事的。

“我的戒指,我的戒指……”陈思雨沙哑的声音不断的重复,音量很小,只有她自己听得见。

撞到的头已经麻木了,感觉不到痛了,陈思雨爬起来继续找,根本看不到眼前劝她离开的工作人员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