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豪门梦碎17

豪门梦碎17

陈思雨一得空隙马上狠狠踩了伯格一脚跑了,踩着高跟鞋跑的不快,于是她甩掉脚上的鞋子,提着婚纱就往酒店外跑出去。

“嘿,别跑!”伯格见陈思雨好像疯了,不仅像个泼妇一样乱咬人,还穿着婚纱疯狂的赤脚狂奔。

陈思雨一心想要摆脱伯格,她看见伯格追上来了,不禁跑的更快。

于是,H市的市中心马路上出现了这么一幕,一个凌乱了妆容狼狈的新娘横冲直撞的夺命狂奔,后面还有一个一瘸一拐的高大男人在追她。

正值午高峰,路上行人车辆挺多,陈思雨的这种行为很快引起了路边拥堵,有人谩骂,有人好奇看热闹,还有人甚至举起手机将这叹为观止的一幕给拍了下来。

“思雨,危险,别跑了!”伯格看着路上疾驰的车子,听着耳边尖锐急促的鸣笛声,心惊胆颤的喊着前面几度与死亡擦肩的陈思雨。

“你滚开,滚!我要看到你!”陈思雨狂乱大喊,乱冲乱撞,根本不看路。

“好,我不追了,你别跑……”伯格看到陈思雨每一次差点撞上车子心脏都急剧的紧缩抽搐,无奈担惊之下不得不妥协。

陈思雨慢下脚步,完全不顾此时正站在马路中央,也不过来来往往急速行驶的车子,她回头警戒怀疑的看着伯格,看着他是不是真的没有追上来。

忽然从另一条路上急速拐过来一辆十吨的重型大卡车,司机探头看到突然出现在视线范围内的陈思雨,急喊,“闪开,快闪开……”陈思雨突然冲出来令他措手不及,此时刹车已经来不及了……

“思雨,快跑!”伯格惊恐凄厉的大喊。

陈思雨也听到的卡车尖锐刺耳的鸣笛声,她的耳朵嗡嗡嗡直叫,惊恐的瞪大双眼,想要逃走,可是双腿却像被强力胶粘在了地上一般,移动不了半分。

“砰!”

卡车呼啸而过,陈思雨像一只断翅的蝴蝶被撞飞,伯格眼看就要触及到她的双手僵在半空,指间划过陈思雨头上随风散落的头纱。

“嘎吱!”卡车司机死死的踩着刹车,双手不停的打转着方向盘,在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痕迹,最后侧翻才躺下。

“砰,嘎吱!”又一声,陈思雨被卡车撞飞出去之后,身体撞到了迎来而来的小轿车,撞裂了车子的前挡风玻璃,最后反弹在地,连翻了好几个滚才停下。

仰面躺在马路上,陈思雨满脸污血,身体微微的抽搐,嘴里大口大口的溢出浓稠的鲜血。

痛吗?她已经感觉不到了。

解脱吗?似乎也并没有。

天空很蓝,白云很白,可是陈思雨的眼中一片血色。

手中紧紧的攥着那一枚冰冷而昂贵的钻戒,被风扬起的白色头纱飘飘荡荡的轻飞,最后落下,盖住了陈思雨半边脸。

“思雨,思雨……”伯格已经被眼前的一幕震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哭喊着冲向躺在马路中间不断吐血的陈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