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绑架1

绑架1

天气一天天的炎热起来,悦悦觉得内心也跟这天气一样焦躁烦闷,可是白琴的电话打不通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找不到,莎莎也不知道去了哪儿,要不然还能跟她们说说心里话。

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陌生的街头,头顶的太阳火辣辣的,没多一会儿,悦悦就还是热的冒汗了。

左右看了看,悦悦看到穿过马路对面一家买饮料的小铺,于是决定过去买杯冷饮解解渴。

绿灯亮了,悦悦赶紧走上斑马线准备过马路,虽然这个时间点路上车辆不多,但是悦悦一向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孩子,当然不会趁着车少闯红灯的。

可是悦悦虽然守法,总也会遇到不守法的开车人,她走到了一半人还站在马路中央,突然有一辆车子急速驶来,明明看见红灯也没打算停下。

“啊……”悦悦有了懵了,站着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

眼看着车子就要撞上悦悦,在悦悦以为会撞上闭上眼不敢再看的时候车子却戛然而止,悦悦马上睁开眼,车上冲下一个粗犷强壮的男人,二话不说就把悦悦拖上车。

“你干什么?你放手!”悦悦拼命挣扎,心里觉得这男人很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闭嘴!”男人恶狠狠的喝斥,将悦悦反手绑了像拎小鸡一样的扔进车里。

“救……”悦悦心中惶恐,想出声呼救,可是才喊出一个字就被堵上了嘴,眼睛也被蒙了起来。

悦悦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起这男人就是上次在酒店门外见到的那个陈思雨的病友,既然陈思雨没病,那这男人肯定也不是什么病友了,他跟陈思雨是什么关系?他抓自己想干什么?

心中一阵阵的发怵,悦悦觉得恐惧至极,可是奈何什么也看不到,也发不出声音呼救。

伯格动作迅速,这一系动作做完才不过短短几十秒,他绑了悦悦迅速上车离开。

此时是下午两点多,路上几乎没有行人车辆,也根本没人留意刚刚路上发生了什么事。

伯格也不想为难悦悦,奈何陈思雨车祸重伤,眼下一条腿没了,更是因为头部重创还在昏迷不醒,医生说她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进了医院十来天,前前后后做了十几次大小手术,已经砸下去上百万了,待在重症监护室里每一天都要三万多块钱,他问林建业敲诈来的钱都已经拿去还债了,这些天交完陈思雨的住院费和手术费,他已经所剩无几了,眼看着明天的住院费还不知道要去哪里凑,他就只能铤而走险绑架楚悦悦了。

这个女人,楚卫民和楚一航都视为掌中宝,怎么也能从她身上弄到了一两千万吧?想到这,伯格阴狠的皱了一下眉头,猛踩脚下的油门,开着车子急速朝郊外驶去。

此时身处公司办公室办公的艾瑞克心浮气躁的翻看着面前的文件和稿子,从他刚刚跟悦悦分开之后就一直是这个样子,心里面总觉得不安,好像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