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因爱逃离1

因爱逃离1

楚一航低头,狠狠的吻住悦悦的唇封住她喋喋不休的嘴,缠绵辗转,流连呢喃,“不许胡说,我绝不会让你死。”

悦悦仰头温顺的承受着,美丽的小脸流着泪却坚定的笑道,“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你这个笨女人!”楚一航爱恋宠溺的轻笑。

火光中,一对深情不悔的情人紧紧相拥,无视漫天的火光,眼中只有彼此。

如果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刻,也只愿眼中只留你的影子。

眼看火越来越大,几乎扑上人的身体,楚一航和悦悦两人合力去推堵在门口的大石头,可是石头很大很沉,不像之前楚一航推进来的那块石头是一整块的薄板,推上去纹丝不动。

“我明白了……”楚一航累的够呛,他忽然伯格这么做的用意了。

伯格这是要他跟悦悦给陈思雨陪葬呢,所以才会放手,故意放他进石屋,却出不去。

“明白什么?”悦悦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别说使不上劲,现在她就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手脚都在止不住的哆嗦。

“没事,悦悦,这个时候我能陪着你很高兴,真的。”楚一航淡淡一笑,不想深入那个话题,也不想人性的丑陋跟扭曲影响单纯善良的悦悦。

“一航,我们真的会死在这里吗?”悦悦看着漫天的火光扑面而来,遮住了她的视线,她甚至快看不清楚一航的脸了,热浪袭来,一浪高过一浪,屋子内好热好呛,感觉快要被烤熟了。

“怕吗?”楚一航将悦悦紧紧护在怀里,低头沉声问道。

悦悦静默一会儿,坚定道,“不怕。”

如果能死在他的怀里,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空气愈见稀薄,悦悦呼吸变的困难,大概鼻子吸了太多的浓烟,觉得大脑开始迟钝混沌起来。

楚一航见悦悦不动也不出声了,忙伸手去摇着她,要她保持清醒。

突然外面传来了呼喊声,救援人员终于赶到了,看着石头松动,楚一航抱着悦悦踉踉跄跄的躲在不会被滚落的石头砸到的安全地方。

堵住的门口很快被清理干净,楚一航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去,两人身上都已经着火了,他抱着悦悦在杂草地上打了几个滚将身上的火扑灭。

“快,救人!”楚一航眼前一黑,失去意识钱呢喃了这么一句。

悦悦躺在医院的病**,身上有轻微的擦伤和烧伤,但都不算严重,腹部被伯格踹了几脚,有淤青红肿,但好在内脏没什么事。

楚一航身上多处砸伤刮伤,还有左眼角处,有一道很深的划痕,可是他却比悦悦先醒过来了。

看到悦悦还没醒,楚一航情绪有些激动,揪着医生的领子厉声质问为什么悦悦还没醒。

虽然医生解释,悦悦大概长时间受了惊吓,再加上过度饥饿,鼻腔和肺部呛了很多浓烟,所以昏迷不醒呈一种自我保护状态,其实没什么事,睡够了就会醒来。

可是楚一航还是很担心,寸步不离的守在悦悦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