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老婆要亲亲5

老婆,要亲亲5

这种事竟然还有别的办法?这么久了悦悦竟然不曾听说过,所以好奇之下不耻下问的问楚一航:“别的……办法?什么办法?”

楚一航坏笑,伸手握住了悦悦手,很不要face的道:“用你的手,嗯,或者它。”楚一航说着握着悦悦的手放在她的嘴巴上。

手,嘴巴?

悦悦瞪大了眼睛,脸要燃烧起来,终于明白楚一航说的别的方法是什么。

她跟他结婚那段时间,一直到怀孕五个多月的时候,从来都是很正常的爱爱,什么手,口的,那根本就没在悦悦的世界出现过。

羞恼的抽出被楚一航握着的手,不客气的掐他的结实的肉肉:“没门,窗户也没有!”

“嘶!”楚一航吃痛倒抽一口气,皱眉很失望的道:“老婆,轻点,轻点。小心我告你家暴!”

悦悦推楚一航,楚一航顺势倒在一边,悦悦踹了他两脚:“你敢告我家暴,我告你耍流氓。”

楚一航故意冷冷地扫了悦悦一眼:“跟自己老婆亲热,那是耍流氓吗?”

悦悦不甘示弱,也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我那叫家暴吗,我会告诉法官大人那叫打是亲掐是爱,懂?楚面面?”

楚一航突然侧过身来,黑眸直愣愣的盯着悦悦:“你爱我吗?”

悦悦的心窒了一下,完全没料到楚一航会突然这么问,羞涩了一下才弱弱开口,“爱!”

眼看着肚子越来越大,悦悦因为焦虑也脾气渐长,她开始害怕分娩的那一天到来,据说生孩子是非常疼痛的,生一次孩子就跟去鬼门关走了一遭一样可怕,所以这几天她都不怎么爱搭理楚一航。

晚上,楚一航走近悦悦身边,悦悦没搭理楚一航,自顿自的吃自己的葡萄,楚一航的手摩挲着悦悦的肩膀,沉声道:“别吃了,回去睡觉。”

“不想睡,还早呢。”悦悦看看时间才晚八点多,她又不困,甩开楚一航胳膊,俯身去拿盘子里的水果吃,低着头,认真的吃,就是不愿跟楚一航说话。

因为悦悦微微前倾身子,所以楚一航这个角度刚好从悦悦领口处看到若隐若现的山峰,他不动声色的伸手揪了一颗葡萄对准悦悦领口很准确地丢了进去。

“呀!”胸口一凉,悦悦忍不住低呼一声,低头看自己的领口,看到一颗葡萄掉进去了,又羞又怒,回头狠狠地剜了楚一航一眼,这个流氓,走哪儿都耍流氓,伸手去掏的时候楚一航却抓住她的手用力一拽,将她拽到怀里,然后葡萄被顿亦探的胸膛撞烂了。

完蛋了!

悦悦低头看去,只见硬币大的湿痕显现出来,而且位置好巧不巧的在山峰的最高点位置,脸瞬间红的跟桌上放的苹果一样,眼中都是羞涩和怒气。

楚一航唇角噙着笑,眼睛却瞄着悦悦比以前丰满许多的高耸:“回房,该休息了。”

悦悦还能说什么,不回房,这样子能见人吗?

楚一航把悦悦拽起来,转头对客厅一头和吴伯讨论悦悦明天的饮食的楚卫民道,“爸,你们继续讨论,悦悦困了,我带她回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