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失踪的琴子

失踪的琴子

晚上九点多,悦悦将哄睡觉的小宝贝轻轻的放在他的婴儿**,然后轻轻回到自己的**,经过一个多月的休养她的身形基本已经恢复到生孩子之前的苗条和纤细了。

手里拿着手机,看着那个永远都拨不通的号码,悦悦清纯美丽的脸上满是愁容。

此时浴室的门打开,随着一阵热腾腾的的水汽,楚一航穿着银色丝绸的睡衣走了出来,胸膛半敞,手里抓着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悦悦怕楚一航担心,忙将手中的手机塞在枕头底下。

其实楚一航早就看到了悦悦的小动作,不过他没有询问,只是不动声色的轻声问,“嘟嘟睡着了?”

“嗯。”悦悦低着头浅浅一笑,随即起身拿过楚一航手中的毛巾想要替他擦拭湿发。

楚一航任由悦悦帮他擦头发,瞄了一眼在枕头下露出一角的手机,他伸手将悦悦搂进自己宽厚温暖的怀抱。

悦悦停下动作,温顺的靠在楚一航怀里,听着他规律而强劲的心跳一阵阵安心,无疑她是幸福的。现在的她有一个幸福温暖的家,长辈疼爱,丈夫宠爱,还有一个健康可爱的儿子。

可是琴子……

转眼跟琴子已经有两年没联系上了,这两年多发生了很多事情,她陆陆续续的能从新闻上知道关于圣岸集团的冷血总裁楼驭西的一些事情,也能旁敲侧击的猜测一些琴子的事情。

楼驭西是一个相当冷酷强势的男人,异常的俊美,有一双墨绿色的眸子,在商场行事雷厉风行,铁腕无情。

听说他的儿子出车祸了,那也是琴子的儿子,可是后来却没有报道怎么样。有一次她曾经遇到过琴子,可是她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看自己的眼神非常的陌生,仿佛两人从来不认识似的。

而且……陌生的琴子变的骄傲、刻薄、悦悦始终不信,这么多年的感情琴子会这样对她。可是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楚一航从悦悦心不在焉的表情就知道,她一定是在担心那个好朋友白琴,叹了一口拉着悦悦扶着她的身子坐好。“是在担心琴子?”

没想到还是被他看穿,悦悦歉意的点点头,“前段时间我听说楼驭西离婚了,不知道琴子……”

儿子车祸,老公跟她离婚,悦悦真担心琴子不知道能不能挨得过去。

“你放心吧,吉人自有天相,要是她觉得能够让你知道,那么她一定会联系你的。”楚一航淡淡的安慰,他不想把一些黑暗血腥的事情告诉单纯的悦悦,其实白琴和楼驭西的事情远比报纸新闻上报道的那些复杂。

“可是我真的好担心……”悦悦纠结又又忧虑,“琴子爸爸死后,家族没落,继母和姐姐不知所踪,她困难的时候不知道谁能帮她,苦闷难过的时候不知道有谁可以说说心事……”

“好了,你别担心了,过阵子公司不忙的时候我托人帮你找找她。你也累了一天了,快休息吧。”楚一航实在不忍善良的悦悦担心。

“嗯,谢谢你。”悦悦感激的看着楚一航,感动之余在他脸上蜻蜓点水一吻。

“这样的谢意也太没诚意了。”楚一航邪魅一笑,拉过悦悦俯身重重吻下,以另一种方式让悦悦暂时忘了心中的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