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怀孕2

怀孕2

白琴虽然跟王雅君相处已经有十年,甚至比起亲生母亲相处的时间还要长,可是心智早慧的白琴并不喜欢做事人前背后各一套的王雅君,每次在爸爸面前她就表现的很亲切很喜欢自己,可是爸爸一走,她就立刻展现冷漠不屑的一面。

白琴扶着楼梯上楼,侧身眼角余光瞄到王雅君果然背对着自己又露出那种厌恶不屑的表情,然后在看到爸爸提着行李进屋的瞬间又扬起笑脸迎上去。

白琴轻轻摇头,心里微微一哂,看来她这个继母表里不一的性格一直延续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变。

这也是她为什么不喜欢待在家里喜欢往外跑的原因,她学不来虚情假意那一套,可是为了这个家的和谐又不得不假装,时间久了她真的会觉得窒息。

“琴丫头啊,你的行李我让阿慧给你送去房间,你先休息,晚饭的时候叫你。”白宇霆大概是从王雅君口中得知女儿要回房睡觉了,所以大声的对着楼梯转角处的白琴喊道。

“好。”白琴回头,露出甜甜的笑容点头。

白琴回到自己的房间,身体极度的疲乏,尤其是双腿,酸痛无力……白琴打开橱门,想找一套睡衣去浴室冲个澡,谁知一打开,发现衣橱的最边上,挂着两套丝绸的睡裙,已经穿过了,看来有人在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鸠占鹊巢了。

白琴把两条颜色艳丽的真丝睡裙拿了出来搁在一旁的沙发上,胸口闷闷的,很不舒服。不用猜,她也大概知道是谁进了她的房间。

睡衣的款式和颜色都是新潮,很明显的昭示着它的主人是另一个年轻的女孩。

不是童安雪还会有谁?

那个继母王雅君带来的、跟前夫所生的女儿童安雪。

童安雪比白琴大三岁,刚来白家的时候很拘谨,目光怯怯的,如受惊的小白兔。每次白琴在玩的时候,总能看到她又羡慕又自卑的目光,可是白琴给她吃给她玩的时候,她又会仓惶逃离。

随着安雪长大了,已经变的越来越适应白家的生活,不管是外表还是心态也越来越像上流社会的千金大小姐了。

白琴决定把这不愉快的一幕忘掉,她要做个心胸豁达的女孩,一会儿就好好的把睡衣还给安雪。

“大小姐,我把你的行李送过来。”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阿慧怯怯的声音响起。

“噢,好,门没关,你拿进来吧。”白琴温和的开口,她的行李箱里有她的睡衣,刚好洗完澡可以穿。

阿慧推开门,吃力的提着行李箱走进来,纯朴的脸上憨憨一笑,“大小姐,需要我帮你把行李拿出来整理吗?”

“不用了,谢谢你,你先去忙吧,我自己归置就好。”白琴上前,目光触及一旁沙发上的两条睡裙,对着阿慧开口,“这睡裙应该是安雪姐姐的吧,阿慧麻烦你收起来,一会儿送还给她吧。”

阿慧一愣,安雪小姐的睡裙怎么会在小大姐房间里呢?大小姐会不会跟安雪小姐一样冲她发脾气怪她办事不力吧?她急急拿起沙发上的睡裙,“好的,大小姐那我先走了。”说完就匆匆离开。

白琴看到阿慧表情有些慌张,刚想安慰几句,谁知阿慧已经匆匆拿着睡裙跑了。

白琴耸耸肩,上前关好房门就拿出行李箱里的睡衣去浴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