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怀孕4

怀孕4

天空的颜色一点一点黯淡下来,由白转黑,仿佛跌入另外一个世界。

白家矗立在百坪的地皮上一栋欧式四层小洋楼亮起来璀璨的灯光,驱散了夜的黑,亮如白昼。

白琴洗了个热水澡,把睡意都洗跑了,虽然觉得身体很累,可是精神却很好。

换下睡衣,白琴穿上一套素色卡通图案的居家服就上了四楼,这里整层楼都植满温室花卉,大多是妈妈生前喜爱的品种名贵罕见的兰花和她喜欢的热情洋溢却不失清新雅致的各色百合。

四楼的墙高度只到膝盖,其他的墙面包括天花板都是用钢化玻璃连接,夜空置身花房中,仰头就可以看见星光。

白琴轻轻推开花房的玻璃门,或淡雅或幽香的气息扑鼻而来,白琴深吸一口气,脑海中不断的闪过幼时跟妈妈一起在花房中给花浇水松土施肥的快乐情景。

看着满室怒放生机盎然的各色花卉,白琴略略有些欣慰,至少……属于她和妈妈的回忆还在。

拿起搁置在房间一角的水壶,装上水,白琴伴着脑中那些欢乐的记忆给花浇水。指尖轻触那散发着清幽花香的花瓣,感受那种细致柔腻的触感,一如当年,就像妈妈给予的温柔。

儿时的记忆里,妈妈总是带着笑,温柔的,耐心的把爱传递到她心里……

突然,一声长长的尖锐的刹车声,将美好的一切全都毁灭,妈妈为了救她,用身体护住幼小惶恐的她,漫天漫地浓烈的鲜血铺散开来……

白琴有一瞬间的窒息,她甚至能清晰的感知血液的温热,以及鼻尖萦绕的浓浓铁腥味,久久的挥之不去。

“琴丫头,你在这里吗?”门外传来白宇霆的呼唤声,一声声由远及近。

白琴又恢复正常的呼吸,感觉从梦靥中挣脱,她转身应道,“爸爸,我在这儿。”

白宇霆推门而进,在花丛中看到自己娇艳如花般美丽的女儿,由心底涌起一股无言的骄傲,这是他的女儿。

“丫头,吃晚饭了,我还以为你在睡觉呢,结果去你房间找不到你,原来跑这儿来了。”白宇霆一步一步缓缓走进自己的女儿。

白琴环顾一圈花房的四周,清丽动人的脸上闪过一丝黯然,“我太久太久没看到妈妈了,久到都快要忘了妈妈了,所以……”

“琴丫头,咱们今天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好吗?”白宇霆马上打断白琴的话,语气中带着一丝悲伤一丝无法承受的无力感。

白琴点头,上前挽住白宇霆的手腕,“好吧,爸爸我们去吃晚饭吧。”爸爸的表现说明了他还没有忘记妈妈,白琴觉得很安慰,虽然爸爸娶了王阿姨,可是爸爸还是个长情深情的好男人。

“好,我们快下楼吧,可不能让客人等着。”白宇霆敛去悲伤,也跟着笑着开口。

“客人?”白琴美眸闪过一丝疑惑,好奇道,“有什么客人呀?”

两人说着话一起往花房外走去,白宇霆神秘一笑,“你去了不就知道了。”

“老爸,你还跟我卖什么关子啊。”白琴拉长声音,甜糯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满。